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娱乐|财经|舆情|教育|第一书记网|地方|发现|游戏|汽车
听障女孩开烘焙店:这是我与世界和解的方式

发稿时间:2016-03-29 13:42:52 来源: 华西都市报 中国青年网

  3月28日,锁轶和同事在“温度烘焙”蛋糕店忙碌。

    我们听不到外面的声音,不知道声音的美妙,所以无法形容。

 

  面对生活压力,我们选择坚强与勇敢,用自己的勤劳和努力,以超过常人数倍的付出换取生活的回报,赢得人生的尊严。

  创业是我选择和生活和解的方式。为了将来更好的生活,我会努力

  碎花帽,格子裙,鹅蛋脸上嵌着两个酒窝,听障女孩锁轶挺直了背脊,站在成都青羊区培风路一家烘焙店大门口。一位客人走了进来。锁轶端盘迎在身后,客人绕了一圈,用眼睛盯着某个面包问“这是什么馅儿的?”这个27岁的女孩没有反应,直到看到客人抬起头时那重复的唇语和皱起的眉毛,她才张开两片嘴唇,让舌头和牙齿笨拙地打一架,喉咙像是煮开了水,发出嘟嘟声。客人意会,舒展眉毛,点头以示尊重。

  像锁轶一样的听障人士,烘焙店一共有6位,包括蛋糕师、收银员和送货员。店是成都青羊区残联出资开的,为了让残疾人和健全人一起平等地工作。锁轶是幸运儿,她内心敏感、个性要强、不易妥协,在拼尽全力成为成都市首批顺利拿到驾照的听障残疾人之后,她终于找到了和世界和解的方式:创业烘焙店。

  最大困难

  听不到 烤箱发出的警报声“慕、斯、蛋、糕、要、放、一、颗、草、莓!”厨房里发出隆隆的吼声,蛋糕师傅正对着另一个蛋糕师傅张嘴说话,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蔡云章用眼睛盯着对方的嘴唇、牙齿和舌头,对方说罢,他心领神会,用手比出“OK”,转身拿起草莓放在蛋糕上。他是烘焙店里两位听障厨师之一。

  对他来说,最难技能是使用烤箱。因为他永远听不到烤箱时间到时发出的警报声。“第一次用烤箱,饼干全焦了。”店长回忆,蔡云章第二次有了经验,他索性搬张小板凳蹲守在烤箱前,眼睛盯住时间显示器,15分钟左右换一次方向,最后却因饼干挤得太多而让饼干外熟里生。

  烘焙店一共有12位员工,一半是听障人士。锁轶是店铺法定代表人,她主要负责管理和运营,以及作为健全人和听障人之间沟通的桥梁。蔡云章是她介绍来的,把饼干烤糊受到批评,似乎她感觉到委屈比别人更加汹涌。她给店长发了一条长短信,第一句话是“残疾人找工作不容易。”在她长达一个小时的短信解释后,店长不得不在下班后找到她面谈,最终两人用相拥的方式消除了误会。锁轶在回忆这一段故事时写下:“店长有店长的想法,我有我的想法,但是我们的共同点,都是为了一心搞好烘焙店的经营管理,所以出现误会能很快达成共识,大局为重。”

  选择坚强

  爱逛街 想做不一样的工作

  她的食指在手机上飞速滑动,红色花纹的指甲像跳动的蝴蝶。和大多数时尚女生一样,锁轶喜欢逛街、聊天、看电影。她觉得自己除了听,什么都可以做。

  在无声的世界,锁轶已经待了25年。2岁时的一次感冒发烧,她在医院输了链霉素,一觉醒来,她的世界便从此静默了。她的左耳可以听到90分贝级以上的声音,右耳可以听到70分贝以上的声音。这意味着,锁轶对于较洪亮的喊叫声、汽车喇叭声或鼓声才有反应。

  家人把她送到特殊学校学习,最终她考上重庆师范大学。她也尝试过去实习当聋哑老师,“老师枯燥乏味,所以没有继续下去,我想做不一样的工作,获取不一样的经验。”她不再被命运选择,而是开始选择命运。

  锁轶毕业后进入成都青羊区残联工作。工作一年后,她被选举为青羊区聋协副主席,在成都市第七届残疾人运动会游泳项目比赛中取得第二名。2014年5月,她报名成为成都市首批学车的听障人士,练习无数遍,直到练熟为止,顶着烈日没有空调,练错了就挨教练骂,“想开口却无能为力,这些必须自己承受。”

  她像个女战士,不断和自己较劲。直到去年底,筹备了半年之久的烘焙店终于开张,她终于找到可将自己的一腔热血释放之处,她特地给烘焙店取名为“温度”。

  “烘焙最诱人的,就是新鲜出炉的现烤面包,温度给人呈现出一幅热气腾腾的画面。这代表着残疾人内心的力量:面对生理缺陷,面对生活压力,我们依然选择坚强与勇敢,用自己的勤劳和努力,以超出常人数倍的付出换取生活的回报,赢得人生的尊严。”锁轶如是写道。

  对话

  为了将来更好的生活我会努力

  记者:在无声的世界里,怎么对待自己要强的自尊心?

  锁轶:听障人是特殊人群,自尊心强,常常敏感。因为和正常人相比,我们是没有退路的,一旦选择放弃,人生就完了。我们听不到外面的声音,不知道声音的美妙,所以无法形容。有时我们会比较情绪化,甚至走极端,但只要有愿意热情帮助我们的好心人安慰,我们能感受温暖的。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执着让我一路走到现在。创业是我选择和生活和解的方式。为了将来更好的生活,我会努力。希望有一天能自立门户,独立开店。

  记者:你想过自己的人生意义吗?锁轶:我看过这么一段话:我存在,我满足自己的各项需求,我独立自由地在这个地球上存活一段时间,我的存在有自己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我为这些牵肠挂肚,备受折磨。在我的存在结束之时,我把这些统统抛弃,忘却。即使想记忆,也已经没有了记忆的器官。这很符合我的性格。

  记者:现在残疾人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

  锁轶:社会上残疾人工作机会很少,而听障人士大多因为学历、阅历、沟通等问题,要么从事比较艰苦的工作,要么找不到合适的工作。与其在狭小的工作范围里四处碰壁,还不如大胆尝试,勇敢尝试,寻求出一条自己的生存之路。

  听障人士都喜欢用手表达,用手去做,所以在烘焙店里,这些听障员工可以自由发挥,做出不一样的面包、西点。

  记者:今后还有什么打算?锁轶:我希望别人能忘掉我们残障人士这个身份。烘焙店的生意不错,但岗位有限,为了拓宽经营渠道和尽可能给残障人士提供更多就业岗位,我们考虑在网上开店。现实中语言交流有障碍,但是在网络平台上的交流是畅通无阻的,运营方式也相对简化。

    华西都市报记者何艾琳 摄影陈羽啸

责任编辑:李婧怡
奋斗的青春最美丽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微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微博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