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青年网

青春励志

首页 >> 正能量 >> 正文

于本水:陪红旗导弹走过一个甲子

发稿时间:2022-04-08 11:21:00 来源: 中国青年网

  88岁了,中国工程院院士于本水笑称自己也是80后。和年轻人在一起,他讲起中国防空导弹的创业故事,仍然精神矍铄、铿锵有力。

  作为我国著名导弹专家,于本水15岁加入新民主主义青年团,19岁加入共产党。这位团龄和新中国成立时间一样长的长者,选择将为国铸剑作为自己的毕生追求,参与、见证了中国防空导弹事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逐渐发展的历程。

  1956年,国防部第五研究院正式成立,“中国导弹之父”钱学森为第一任院长。1957年,为培养中国自己的导弹技术人才,国家派出第一批青年学生前往苏联进行学习深造。

  于本水就是其中一位,他坚决服从国家分配,从原本所学的喷气式飞机设计,转向导弹设计专业,“对于我们这一代人来讲,国家的信念、国家的需要就是我们的选择。”

  于本水出生于东北,俄文还算有点底子,初到苏联读书,没想到第一节课就遭遇语言“下马威”。

  他还清晰地记得,那节课讲投影几何,“晕了,基本上没听懂,只听懂了一些单词,一会水平、一会垂直”,苏联老师授课没有讲义,因为听不懂,笔记也无从下手。“用不懂的语言去学一门不懂的功课”,回忆起那段日子,于本水形容是“难上加难”。

  中国工程院院士、我国著名导弹专家于本水

  班里的同学帮助他记笔记,于本水尝试几次,觉得“这个办法不行”,要想学懂弄通还得自己来。课上,他听懂多少记多少,课下,借同学的笔记逐字逐句地对照摘抄。经过一年的努力,他成功攻克了语言关,“谁旷课了,我还可以把笔记借给人家。”

  为家国崛起而读书,异国求学之路,让于本水很早便明白了航天人的精神写照,自力更生、艰苦奋斗。

  苏联留学归来,他马上投入到我国第一代防空导弹——红旗1号导弹(543导弹)的仿制工作中。1961年,他被派往沈阳,下厂参与导弹的设计与生产工作。

  彼时,新中国刚刚成立不久,百废待兴,经济基础、工业基础非常薄弱,又赶上三年困难时期,于本水和同事们肩负着新中国的防空任务,面临着巨大挑战。

  他们所工作的地方在沈阳皇姑区的三台子,“可以说是全国最困难的地方”,从生活上来讲,人们吃不饱,“每月3两油,1斤肉,用钩子抅树叶吃。”

  工作上的情景,于本水更是终身难忘。中国导弹事业可谓白手起家,“543导弹是世界水平,仿制难度非常大”,于本水举例,当时,很多原材料、原器械在国内是空白,就连不锈钢、镁合金都要从头研制生产;工艺技术也十分落后,对氩弧焊接、滚焊等知道的寥寥无几。

  “那时我们买人家的导弹”,但是导弹是消耗品,为了尽快让部队用上中国人自己生产的导弹,于本水和同事们星夜兼程、艰苦奋斗,在1964年研制出了中国第一代防空导弹红旗1号。

  红旗1号横空出世后,中国又相继自主研制了红旗2号、3号系列导弹。说到红旗2号,就一定要提到那次震惊世界的首战告捷:1967年9月8日,我国空军导弹部队用红旗2号,击落了来我国领空窥探的美制U-2高空侦察机,守住了祖国领空的安宁。

  “这创造了我国自主研制的防空导弹击落敌机的历史”,于本水介绍,1962年以来,美国空军多次派侦察机进入大陆领空进行侦察,尽快研制出能够战胜U-2的国产新型地空导弹,成为当时国防领域重大而紧迫的命题。

  用“红2”打“U-2”,于本水和许多导弹技术人员集中智慧,相继攻克了抗干扰、抗动机的难题,计算出导弹转弯的弹道,“只要我开机,尽快发射导弹,发了导弹就不能逃出我的杀伤区。”

  中国工程院院士、我国著名导弹专家于本水

  1980前后,发达国家的空系逐渐从高空向低空转移,国防部第二研究院承接了研制我国超低空导弹武器的目标。

  于本水“二次创业”,担任课题组组长,“没有图纸、资料,完成是我们自己设计”,和红旗1号、2号、3号高空导弹不同,这次着手研制的红旗7号导弹主要打击低空目标,“最低高度当时是50米,从用雷达发现目标,飞到你头顶上,1分钟的时间必须把目标打掉,原来红旗1号导弹是3分钟。所以导弹准备时间要短,5秒钟必须发出去,紧急情况3秒钟发出去。”

  除了打赢时间,于本水说,红旗7号导弹还具备设备小型化、填装密度高等特点,这对于导弹的设计结构和工艺技术来说又是巨大突破。

  最终经过8年的努力,1990年12月,红旗7号导弹设计定型,装备了空军和陆军,成为国家低空防御的重要力量,标志着我国已经完全掌握了第二代防空导弹武器系统的研发技术。1992年,红旗7号获得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特等奖。

  勇往直前陪伴中国导弹事业走过一个甲子,于本水还要特别感谢她的爱人朱老师。这对航天夫妻楷模相识于学校的共青团组织,曾共同前往苏联留学,1961年结为夫妻,不久前,二人刚刚度过了钻石婚。“我和她共同生活60年,工作中我总要出差上靶场,养育3个儿女的家庭负担全部在她的头上。”于本水笑着说,“军功章给她一半,应该再多给她一点”。

  在与年轻人讲述“红旗”故事,于本水期望航天青年,肩负科技兴军、航天报国的伟大使命,“既然加入了这个事业,加入航天,就要有能克服一切困难、一切阻力的精神,不为利益所任由。”(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刘尚君)

责任编辑:李婧怡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国青年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需授权,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