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青年网

青春励志

首页 >> 正能量 >> 正文

军嫂郑晓辉:爱在“生命禁区”怒放

发稿时间:2021-08-11 09:47:00 来源: 中国青年网

  军嫂的爱走进“生命禁区”。

  2020春节前夕,郑晓辉赶往位于新疆军区的某边防团团部。翻山越岭行进在海拔3000米的高原上,她坐在车里身体已经感觉到不适。而她的目的地,却是海拔5418米的河尾滩边防哨卡。那里是丈夫杜海兵驻守的地方,爱在高原怒放的地方。

  河尾滩边防哨卡位于喀喇昆仑山的中段,是我军海拔高度最高的哨卡之一。四季飘雪、终年冰封,高寒、缺氧、低压,强烈的紫外线照射,大气压强和氧含量均不到标准值的一半,因此,这里又被称作“生命禁区”。

  虽然还未达到河尾滩边防哨卡,但是沿途粗旷的风景已经让第一次上高原的郑晓辉感到深深的震撼。

  军嫂郑晓辉和丈夫杜海兵。

  自2017年结婚以来,夫妻俩只团聚过两次。杜海兵对家人始终报喜不报忧。每当郑晓辉问到他连队的生活环境和工作状态时,杜海兵都会拍照发一些湛蓝的天、洁白的雪给郑晓辉看,告诉她这里很美。

  车子还在向深山行驶。郑晓辉看着窗外一片灰白的景象,识破了丈夫美丽的谎言,“整个一天下来都没有一个绿色的。”

  驶到海拔3700多米的地方,郑晓辉的高原反应更加严重,开始头晕呕吐。到了团部,军医在检查后劝阻她说,不能再往上走了,建议安排杜海兵下山与她相聚。然而没成想,这反倒让郑晓辉的情绪更激动了,毅然坚持去丈夫的哨所。

  这次来部队探亲,夫妻俩不仅想过个团圆年,郑晓辉更是带着疑问而来。

  一次,在丈夫杜海兵发来的照片里,郑晓辉发现了一双陌生的手,干裂发紫的双手。郑晓辉追问丈夫杜海兵怎么回事,杜海兵总是躲躲闪闪,告诉妻子是他发错了照片。这双手在郑晓辉心里留下了个很大问号。

  新的一年刚开始,郑晓辉得到消息,有幸可以到丈夫杜海兵的连队去探亲。一张小小的照片、一个不经意流露的细节,郑晓辉带着停留在心间许久的问号,决心到丈夫所在的连队去寻找答案。

  丈夫杜海兵错发的照片。

  “我跑这么远就是想上去看一下,他能坚持,我也能坚持下去。”团部的卫生所里,郑晓辉吸着氧气,声音哽咽。连续观察四天后,她身体状况得到了军医的认可,拿到了去哨卡的“通行证”,便很快启程。

  车子向海拔4000米行进。这一路,沿途多以雪山戈壁为主,虽然还没见到海拔5000米以上的景象,但眼前的这一切很快就冲淡了喜悦。郑晓辉知道,那里肯定比她现在经历的要苦得多。

  “他们在缺氧的地方,还要巡逻、还要站岗。”一路上郑晓辉念叨着丈夫曾对她说过的“谎言”,“手指头都是紫色的,他之前都会给我拍些景色,说这边可美了。”

  5000米。车队从清晨行驶到黑夜,都还没有到哨所。夜晚,车队被困在雪中,室外的气温已经下降到零下31摄氏度。遥远的路途中,郑晓辉因为弯腰捡手套晕倒过一次。

  “不行咱就回?”同车的班长安慰着说,郑晓辉很怕上去的行程就此终止,说:“难受一点苦一点都没关系,我可以的。”她深刻的感受到,在交通如此发达的今天,高原军人的团圆仍然这么艰难。

  离丈夫所在的哨所越来越近,杜海兵早已等候在门口,夜里10点,车子行驶进营区,稳稳地停在杜海兵的面前。他打开车门,看到吸着氧气、已经冻到麻木的妻子时,这个在高原上摸爬滚打了10年从不说苦喊累的老兵,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河尾滩哨所门前共有53个台阶,一般人第一次上山一口气是爬不上去的。郑晓辉要求把氧气关小一点,坚持自己走上去。折腾了5天,郑晓辉终于踏上了丈夫工作的土地。她也明白了,丈夫挂在嘴边的美景,是靠着吸氧气才能维持延续生命的地方。河尾滩哨所,也不再是个遥远而又模糊的概念。

  由于身体原因,郑晓辉只能在哨所停留一天。这一天,和过年一样。她深入营区了解丈夫的生活。她理解军人,更加崇拜军人。

  作为一名边防军人,杜海兵荣立个人三等功一次,卫国戍边标兵一次,并多次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优秀士官。军功章的一半离不开郑晓辉的无条件支持。

  在千里之外的河南老家,孩子出生后的第5天后,杜海兵才赶到了郑晓辉的身边,孩子刚刚过满月的第二天,杜海兵的假期就结束了。孩子生病,郑晓辉独自一人带着四处求医和治疗。婆婆生病,她日夜尽孝,毅然用自己柔弱的身躯挑起了家庭生活的重担。

  军嫂来了就是年。郑晓辉和杜海兵的手紧紧牵在一起,寂静的河尾滩哨所暖意浓浓。离别的时刻就要到了,为妻子郑晓辉安顿好车上的一切。车慢慢驶出营区,向山下开去。杜海兵闭上眼睛,不敢看妻子离开。敬个军礼,弥补多年来对家人的亏欠。(中国青年网记者 刘尚君)

责任编辑:李婧怡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国青年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需授权,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