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青年网

青春励志

首页 >> 正能量 >> 正文

“独臂”快递小哥王小亮:一只手创造美好生活

发稿时间:2020-12-03 13:57:00 来源: 中国青年网

  失去右臂后,王小亮的人生遭遇了至暗时刻。他背负过难以言喻的沉重,但是粗粝的生活反倒释放了他敢闯敢拼的另一面。一只手紧握命运,随时准备破釜沉舟、背水一战。

  失去的右臂

  王小亮的人生遭遇过至暗时刻。

  即将大学毕业时,发生了一场意外事故。他被紧急送往医院,医生告知他,胳膊恐怕保不住了,最好的办法是截肢。没得选择,王小亮点头同意。局部麻醉后,他躺在手术台上,听见器械清脆的碰撞声。虽然看不见,但此刻,他觉得自己就像被判了刑的绝症病人,正在等待着命运的宣判。

  坏掉的残肢慢慢地与身体分离。22岁,王小亮在清醒的绝望中失去了右臂。

  对他而言,肉体上的疼痛不易被察觉,相反,疼痛在他的精神世界里延伸,时刻提醒他,“天塌下来一样,人废掉了。”这才是最痛的。

  王小亮出生在湖北襄阳的偏远农村。父母三代都是农民。他是个自卑的孩子,为了和别人不一样,他从高中开始练体育,因为练体育身材好。出事儿以后,唯一的优势没了,“最基本的身体都没有,连个正常人都做不到”,王小亮心灰意冷,很少想以后的路。

  他对这场猝不及防的变故讳莫如深,躲在家里,大半年几乎不出门。他没办法出门。失去一只手,等于失去了一半的自理能力。父母出去干农活,耪地、种田、浇灌等等以前不费力的活计,他站在旁边,伸出一只手想重新拾起,但发现什么也做不了,都是徒劳。

  他走在村里,空荡荡的袖管会引来风言风语。“娶不上媳妇,实在不行找个二婚的,带小孩的也行”“家里不知道谁做了缺德事儿,报应遭到自己孩子身上了”……类似种种不堪入耳的闲话,王小亮听烦了,经常选择性失聪麻痹自己,不闻、不问、不理。

  王小亮正在快递点收揽快递。

  那段时间,“王小亮”这个名字成为全村人茶余饭后的话题中心。父母和他一样,背负着难以言喻的沉重。他回忆,有很多次,母亲干完农活是哭着回来的。

  经过一年漫长而冷寂的蛰伏后,2012年,王小亮决心逃离,“从过去的环境中抽离出来,出去静一静。”他在襄阳市的城边租了间平房,独立生活。

  他还记得,手术后第一次独立吃饭,左手夹不住筷子,他真想把筷子扔掉,大哭一场或者用什么方式宣泄满腔的情绪。但父母在身旁,他压抑住了,安静地把筷子放下,拿起勺子继续吃。独居的日子里,他比之前更坦然的应对身体的残缺。他学着用左手切菜、做饭、洗衣服甚至写字,仿佛重新成长了一次。

  彻底冷静下来,王小亮开始思考人生的下一步该往哪里走,虽然很迷茫,但那种过一天是一天,行尸走肉般的日子,他不想再继续了。

  在亲人的建议下,王小亮开始上街找工作。一看是这情况,很多店主摇头不招。襄阳市残联也提供了一些就业岗位。一家蓄电池厂招流水线作业工人,他抱着很大希望应聘,招工负责人勉为其难地向他介绍情况,流水线上的工种需要用手,“如果是双腿残疾或者是聋哑人,我都能接受。你没有手比较难办。”

  再次被拒,王小亮自嘲地想,“哪怕我是双腿没了,该多好。”他一边羡慕那些有两只手的残疾人,一边怀疑同样遭受生活的不公后,自己的际遇更差些。

  一只手握紧命运

  求职路上,王小亮从事过多个行业的销售工作。直到2014年7月,他听朋友说送快递收入可观,便转行当起了快递小哥。

  他跑遍中通、申通等大型快递企业,对方以没有工作经验为由婉拒了他。王小亮很纳闷,这需要什么工作经验,不就是“快递到了,打电话你下来拿”这么简单的事儿。

  后来,他入职天天快递,负责送件,才真正了解了快递工作。一次快递的寄送,要涉及收件、分拣、扫描、装车、码货,配送、签收等很多流程。王小亮在送货途中,用心观察这个行业,认为“在互联网的发展驱动下,快递将来一定是电商的支柱产业,有发展前景。”他有股子劲头想在快递行业扎几年,“只要我肯干,就有收入养活自己。”

  2014年,在生活里艰难跋涉的王小亮寻觅到了人生的转折点,事业有了清晰的方向。

  王小亮正在寄送快递。

  14年的“双十一”来临前,天天快递撤销合并。再次面临失业的王小亮没有消沉,反而抓住机会,在快递业最缺兵马的时候,上门推荐自己,“我有经验,如果还有顾虑的话,我和媳妇两个人一起做。”

  王小亮和妻子赵妍是在2011年认识的。虽然是夫妻同心做快递,但真正干起来,难度不止一点点。

  就拿打包来说,王小亮只能和妻子配合。如果是自己,他无法蹲在地上操作,尽量要将包裹放在平面的台子上,俯下身来,用右肩固定包裹,用左手进行打包。别人几十秒能完成的动作,他至少需要几分钟。

  妻子怀孕了。王小亮只有包的更快,才能将损失的时间抢回来。多收寄一件包裹,就能赚一件的钱。失去了妻子的配合,三轮车车座成为另一只辅助他工作的“手”。他把所有需要打包的物品放在车座上,右肩支撑,左手打包。

  时间久了,他右肩的断臂在摩擦中开始一层层地掉皮,臂端结了厚茧,摸起来硬邦邦的。他的左手用力过猛,一天下来手臂酸痛抬不起来。从侧面看,他左边的肩胛骨要比右边高出一个拳头。

  王小亮还是担忧时间成本。在妻子赵妍眼里,丈夫很倔,“晚上11点多回家,还拿家里的衣服练习打包,要练个一两个小时。”现在,王小亮打包一个快递只需20秒,“没什么诀窍,就是熟能生巧嘛!”他说。

  2016年,王小亮和妻子承包了快递点。2017年,快递点业务量巨增,他把父母和姐姐接到了城里一起经营。

  早晨8点,照顾好孩子们的生活起居后,妻子上门揽货,王小亮已经在店里送走了多位取快递的顾客。他打开系统后台,将今天的任务分配给父亲和姐姐。有时,他也会骑着电动三轮车,穿梭在襄阳的大街小巷里,但更多的时候是在店里负责统筹。直到深夜11点,店里的灯熄灭了,门帘缓缓拉下,一天的工作才算真正结束。

  “快递业是服务业,想要一帆风顺,很难的。”王小亮说,接电话声音稍微大点会遭到投诉,因为其它原因导致快递丢失要进行赔偿,等等很多不可控的状况的发生,他表示,“都能理解。”

  “服务好”和“速度快”成了他的标签。在王小亮的收件订单中,找他寄件的老客户占大多数。“每次刚发出订单没几分钟,他就会打电话来确认上门时间,说几点就几点,很准时。”老客户王先生如此评价。

  好人缘直观体现在收件量上。以前,王小亮每天揽收百余件快递。如今,这个数字翻了5倍,到了“双十一”能突破九百单。

  王小亮的“家族生意”越来越旺,“我爸每个月四五千,姐姐有五六千,这个收入在我们本地很不错了。”他笑着说,“每月我还给我妈开小两千的工资。”

  他说,如果有机会,希望可以告诉残疾朋友们,“只有人不放弃,哪怕只有一只手也能活的很美好,也能创造和正常人一样的生活。”

  王小亮在城市里买了房子,安了家。他对安逸的生活并不敢多留恋,反而喜欢折腾和挑战。他把赚来的钱用作经商和投资,逼迫自己往前走,“我不出去努力工作,就没有饭吃”,他认为,粗粝的生活反倒释放了自己敢闯敢拼的另一面。一只手紧握命运,他随时准备破釜沉舟、背水一战。(中国青年网记者 刘尚君 刘逸鹏)

责任编辑:李婧怡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国青年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需授权,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