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青年网

青春励志

首页 >> 正能量 >> 正文

铁道线上最美风景 大山深处的巾帼测量人

发稿时间:2020-07-24 15:52:00 来源: 中国青年网

铁道线上最美风景 大山深处的巾帼测量人。视频剪辑:綦智鹏

  北京局集团公司承德工务段“女子测量组”在工作一线进行测量。承德工务段供图

  身着黄马甲,头戴蓝色防护帽,肩扛合金塔尺,怀抱水准仪,移尺、打点、扶正,瞄准、调焦、读数,一招一式,一气呵成。

  这是北京局集团公司承德工务段“女子测量组”的标准作业形象。

  在京承线、京通线、承隆线、锦承线、唐呼线等1000多公里的铁道线上,这队“特殊”的娘子军担任着和大多数男性职工同样的测量任务,在漫长的铁道线上忍受严寒酷暑,经受风霜雨雪。

  说其特殊,是因为在这个测量班组,除了工长、班长外,六位组员全是清一色的姑娘。这种人员构成在行业里很是少见,也实为不易。

  付佳在铁路一线测量。承德工务段供图

  主要负责水准仪测量的付佳是所在测量组的第一位女大学生。2016年,从石家庄铁道大学四方学院毕业后,付佳来到了这里。

  付佳的到来,曾给工长韩洋出了一个难题。“女孩子能和大家一起去野外作业吗?每天十几公里的行走,风吹、日晒、雨淋的恶劣环境能受得了吗?”这些疑惑一度困扰着韩洋,在最初工作分配上,也是安排付佳在室内处理内业。

  但这段工作经历却让付佳感觉很“憋屈”,“刚来测量组时,我每天都只干一些算算画画的工作。”付佳不甘心、不服输,在多次要求下,终于跟随班组第一次到了测量现场。

  “我说我想跟他们去山上看看花。”付佳别样的“借口”成功了。

  第一次去测量现场的情景也令她至今难忘。“第一次去现场就遭遇了在京通线一座高30多米的桥上‘避车’,火车从身边开过时,桥‘哆嗦’,我的腿也跟着哆嗦,手紧紧地抓着避车台栏杆,闭着眼睛扛了过去。”在付佳记忆里,第一次现场经历有点“尴尬”,而她那句“我想去山上看看花”也成了后来同事们和她开玩笑的话题。

  如今,3年半一晃而过,付佳早已熟悉和适应了测量工作的强度和节奏。

  认真、严谨,是付佳给自己定下的对待工作的态度。

  对铁路而言,测量是把控好施工精度的第一道关卡。在现场工作中,付佳主要使用水准仪测量,长期的实践和摸索,令她颇有心得。

  “使用水准仪时三脚架要稳,水准气泡要居中,使用过程中不得触碰三脚架,一旦气泡偏离,数据都要重测。”

  “扶尺要立正,不得倾斜、晃动,否则数据也会不准确。”

  “排尺的人员尺要拉紧,指要压实,眼要垂直,读数准确。记录人要认真,不能记错、记乱数据,保证最后输入数据的准确性。”

  如今,付佳能将每一项注意事项都牢记心间。

  除了主观上的不断努力,付佳她们也要不断克服偶遇的不利天气条件。

  一次外业测量,恰逢数九寒天。每当寒风袭来,付佳的身体都禁不住歪斜,眼睛无法对到目镜上,眼泪也止不住地流出。

  为了完成测量任务,付佳尽量站稳,双手紧紧地扶着仪器架,防止被风吹倒。因为要不断调试仪器,保持测量精度,付佳裸露的双手最后冻得又僵又疼。

  付佳说,这样的工作环境,她早已习以为常,“风里雨里锤炼了这几年,早已适应了跟大家伙在一起爬高蹬坎,回到班组炖大菜,蹲在墙根嚼着榨菜啃面包的日子。”

  刘瑛楠在读数记录。承德工务段供图

  作为付佳的校友,刘瑛楠入职测量队的时间比付佳晚了一年。

  虽然自入职时起已有“前辈”付佳的多次介绍,刘瑛楠也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但面对实战,刘瑛楠还是有点猝不及防。

  在承隆线标高那段时间,恰逢酷暑时节,刘瑛楠和同事每天都要顶着烈日步行十几公里,并且每隔20米就要蹲下起身计算标点。

  “刚开始时真是受不了,腰酸腿疼、头昏眼花,连着几天后,身体才逐渐适应工作强度,也慢慢习惯了。”刘瑛楠觉得,相比铁路工务人冒严寒、顶烈日换轨的工作强度,她们这点困难算不了什么。

  在刘瑛楠看来,环境越是艰苦,越能考验她们的技术和态度。

  一次在承德上板城站进行高程测量,狂风不止。刘瑛楠说,在测量中拉尺时,原则上尺要拉直并搭在钢轨面上。但当天,风把尺吹得像风筝线一样,需要几个人合力将尺按到轨面上才能保证里程的准确性。

  “在架设仪器时,三脚架要在石砟里扎稳,才能确保不被风吹动或吹倒,虽然水准仪的十字丝被大风吹的上下抖动,但我觉得不畏困难,这也是展现、考验我们技术的时刻。”刘瑛楠说。

  入职两年半来,经历过“大风大浪”的考验,刘瑛楠称自己早已是“百炼成钢”。如今,走上十几公里早已不在话下,在各种天气条件下进行测量也已应对自如。

  其实,对于“女子测量组”中的每一位队员而言,虽然术业有专攻,具体职责会有所区别,但是精熟测量组的每项分工内容,也是她们需要掌握的必要条件。

  刘兰拉尺丈量里程。承德工务段供图

  在2017年8月刚入职时,在大学学习土木工程的刘兰面对眼前的一切都是“无从下手”。

  刘兰说,在“外业测量”时,会分为多种数据测量,包括利用水准仪的高程测量、利用全站仪或经纬仪的线路平断面测量,以及利用新引入的安伯格小车进行线路测量。
  凡此种种,曾令刘兰一度一头雾水、手足无措。

  “工作要求我们每个人都要胜任测量中的每一项作业。”刘兰说,既要做专才,又要做通才,这才是一名合格的铁路测量人。

  仅仅拉尺这一项细活,刘兰就已经练习了三年。

  “拉尺其实没那么简单,需要眼力、腕力、指力‘三力’合一”,刘兰说,这些常识要懂,“尺精毫厘、线优百里”,在她们这就是最好的体现。

  如今,这些常识已经成为了刘兰的拉尺“宝典”。

  在内业学习中,师傅曾教授刘兰安伯格测量相关知识。但清一色的英文软件,曾一度让刘兰步履维艰。

  “那段时间,我一遍一遍听着录下的老师上课的语音,看着自己的笔记内容,一起和同事学习研究,才终于将软件掌握吃透。”刘兰啃下了硬骨头,也增长了信心。

  从懵懂到专业,如今,经过千锤百炼的刘兰已成了业务能手。

  女子测量组在铁道线上进行测量。承德工务段供图

  如今,这些一开始让其他同事心存疑惑的娘子军早已独当一面,不仅成为了业务骨干,也在长期实践、探索中开拓进取,成为了创新能手。

  京通线隆化站的道岔多达83组,在没有采取现场测绘手段以前,老师傅们一直沿用目测法拨道等传统方法,经常导致曲线头尾和曲线半径发生变化。后来,测量班组利用全站仪和经纬仪,连续一周时间对曲线进行全面精准测量,一举攻克了数据和位置不准确的难题,也为现场班组留下了一套作业时可随时按图索骥的科学精准的指标参数,确保了列车运行的安全平稳,大大减轻现场作业强度。

  这些山区铁路,地形复杂,自然环境多变,它们开通少则几十年,多则上百年,基础差、线路老、曲线半径小、受外界各种因素影响大,时时刻刻需要对其进行不间断测量,随时随地掌握各种数据变化,为线路维修与保养,提供一系列科学指挥的第一手数据参考。

  女子测量组在钢轨上涂刷线路标记。承德工务段供图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测量组的女队员们走在她们日夜相伴的铁道线上。山连着山,一座一座伸向远方,铁路穿梭其中,一眼望不到头。就是在这样的自然环境中,承德工务段管辖、维护着数条铁路线路。

  从最初的脚踩在石砟上就疼,到现在穿梭自如、健步如飞,从最初遇坡遇坎小心翼翼、不敢快走,到现在翻山过沟、如履平地,姑娘们靠着顽强的毅力,扛起重任,把自己的足迹印在了遍布山区的一条条铁路线上。

  2019年8月,又有3位刚刚大学毕业的姑娘加入了“女子测量组”,从3人到6人,测量组的女子力量翻了倍,她们的信心更足了,期许更多了。

  她们说,山高路远从未挡住她们前行的脚步,脚踏实地才是她们用心测量的方向。(中国青年网记者 李川)

责任编辑:李婧怡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国青年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需授权,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