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青年网

青春励志

首页 >> 正能量 >> 正文

扬州玉雕传承人高毅进:做好每一块玉料是我的使命

发稿时间:2020-07-09 09:30:00 来源: 中国青年网

高毅进:做好每一块玉 磨刻之间的钻与诚。视频剪辑:綦智鹏

高进毅在工作中。受访者供图

  “天下玉、扬州工”,扬州是不缺大师的,中国玉器博物馆内,500余件扬州历代玉雕大师的珍品静静伫立,温润有方。入门处的那方玉鼎,便出自高毅进之手。

  已经在玉雕这个行当摸索了43年的高毅进有很多身份,他是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玉石雕大师、中国工艺美术大师。56岁的他更愿意称呼自己“做玉的”:“我就是个做玉的,一步一步做吧。”

  1977年,恢复高考的第一年。高毅进刚刚成为一名初中生,按照既定的计划,他将一步步成为高中生、大学生……可是,一张扬州玉器厂玉器学校的招生海报,却似乎有一股巨大的魔力,将他的人生轨迹牵引到另一个方向。

  “我从小读书的学校就在玉器厂旁边,那时老师时常会带着我们去参观。”玉雕车间里,砂轮与玉料持续摩擦的声音深深吸引着高毅进。“我记得,所有人都伏在案台前,忙着手中的活儿,一块不怎么起眼的石头,经过切、磋、琢、磨……突然就变成了虫鱼鸟兽、苍松翠柏,觉得特别神奇,总想知道这其中的奥秘。” 

  偷偷报名了玉器学校的他收到录取通知书时,已经在初中上了两个月的课。“父母肯定是不同意的,他们希望我通过高考走上另外一条路,可我清楚自己内心的选择。”

  就这样,13岁的高毅进成为了玉器学校的第一批学生,“我同期一共有70个学生,厂里已经10年没有新工人了,非常重视我们,找来的老师都是有经验、手艺好的老师傅。”

  在玉器学校的第一年除了美术,还有文化课。高毅进记得,当时整个社会的学习氛围非常好,晚上夜校总是人满为患。“我和同学们为了提高文化水平,总会利用晚上的休息时间去夜校弥补文化课的不足。有时上完课回来,还会跑到老师那里要来画室的钥匙,练习绘画,一画就是一个通宵。”

  到了第二年,高毅进和同学们就开始了半工半读的生活。他也逐步开始体会到学习玉雕的辛苦,“做玉必须下水,手是一年四季在水里,那时候没有空调,一到冬天,大家手上长满冻疮。石头的口子又利,一不小心划到,就不肯好,一烂就是一个冬天。”高毅进说,从入行老师傅就告诉他们,这玉雕的手艺,不烂上几层手皮,是学不下来的。

高毅进作品《五子登科》。受访者供图

  实际上苦的不光是学生,老师也不轻松。

  当时,学习的模式还主要停留在师傅带徒弟的层面上。“全国都没有系统的教材,都是师傅教一点,我们做一点。用的教案也都是老师们自己写的。”高毅进记得有专门的老师每天刻钢板,为他们油印教案。等到从玉器学校毕业时,这样的油印教案,高毅进足足积攒了3大本。

  1980年,高毅进结束了三年的学校生活,被分配到了扬州玉器厂的生产部门,师从老一代玉雕大师刘筱华。

  细致,是很多人接触刘筱华后的感受,初入师门的高毅进有着更深有的体会,“师父平时说得最多的一个字就是‘改’,一些注意不到的细节,甚至是玉器背面不易被看到的边角,他都能一一发现。”

  一次,高毅进拿着一个自认为做得还不错的作品给师父过目,师父却直接冷冷地扔过来一句:“我看你是没有希望了,改行吧。”这句话像一盆冷水,将心高气傲的高毅进彻底浇醒了,对于老师的教导,他时时记在心上,更细心、更用心地学习玉雕技艺,体悟艺术的奥妙。

  一眨眼,三年过去了,刘筱华说:“你可以满师了”,但高毅进说:“不,我还得跟着您继续学。”一眨眼,六年过去了,刘筱华又说:“你该满师了”,但高毅进仍然觉得不够。

  直到1989年,高毅进跟随刘筱华学习的第八年,他独立创作的青玉作品《百寿如意》在仅有两毫米的玉面上雕刻了100个不同的“寿”字,这对只有7两重的如意,全凭一双手做到了一样大小、一样尺寸、一样重量,一举获得中国工艺美术品百花奖金奖,至此高毅进才同意满师。

高毅进作品《金玉满堂链瓶》。受访者供图

  “琢成的美玉光华四射,其雕琢过程却漫长而艰辛的。”高毅进粗糙的手映证着他的话语。磨剑十余年,厚积薄发。2003年至今,高毅进的作品共计荣获国家级大奖100余项。2008年,碧玉“宝鼎”获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作品暨艺术精品博览会特等奖。2015年,白玉“大桃洗”获中国玉石雕作品天工奖金奖。2006年,42岁的高毅进凭借精湛的技艺与蓬勃的创造力,破格跳级成为扬州工艺美术界最年轻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

  在高毅进眼中扬州的工艺融合了南方之秀,北方之雄。“以前流行做工满繁,极尽复杂之能事。现在不再以繁复为美,器皿样式简化,突出主题,不堆砌,尽量亮出材料本质。如果原料没有什么毛病,那就做素的。”高毅进说,由简入繁其实相对容易,但是由繁入简并不是简单的减法,尤其是全身毫无装饰的光素器最难,因为稍有一点毛病都会暴露出来,造型简单并不代表工艺简单。

  从事玉雕技艺创作研究工作40多年,高毅进技艺全面,擅长器皿、花卉、把玩件,对玉雕造型的应用有独特见解和深刻研究。可现在的创作,他更加在乎的是怎样唤醒每一块玉料,因为对于琢玉者而言,这是他的使命。

高毅进在工作中。受访者供图

  近年来,高毅进多了一份责任,他连续当选第十一、十二、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在履职尽责的同时一直致力于更好地为扬州玉雕技艺的传承与发展出谋划策。怎样让传统技艺跟上时代飞速发展的步伐,怎样让扬州玉雕行业再攀高峰,是高毅进一直思索的问题。

  他还迷上了带徒弟,每天回家前高毅进习惯把徒弟们交来的作品依次看完。有人劝他,“你都是‘国大师’了,还这么累干嘛!师父领进门、修行看个人,别为徒弟操这么多心。”可高毅进深知,这不单单是一门技艺,更是岁月长河赋予扬州的宝贵财富。“我有责任,站好自己的这班岗。”(中国青年网记者 刘逸鹏)

责任编辑:李婧怡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国青年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需授权,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