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青年网

青春励志

首页 >> 正能量 >> 正文

90后护士:做护士这么多年,最大的意义就是出现在武汉

发稿时间:2020-02-28 09:57:45 来源: 中国青年网

  北京积水潭医院呼吸内科护士丁笑纯认为,“我干了这么多年护士,最大的意义是出现在武汉。”

  1月26日,医院发出紧急通知,确定支援武汉的人员名单。27岁的她执意将科室的一位同事、两个孩子的母亲替换下来。来到武汉后,她在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西院区(以下简称“武汉协和医院”)12层工作。

  “病区开放还不到48小时,病房就收满了。” 丁笑纯第一天入临床值夜班的时候,走廊还是空荡荡的,但是第二天,12层的50张床位全部满员。

  这些病患大多是40-70岁的中老年人,大部分人病情较轻,也有几例危重症患者。在12层病区,北京医疗队和武汉的医护人员进行联合救治,每名护士负责10-15名病患的护理工作。

  

工作中的丁笑纯。受访者供图

  进入病区快一个月了,丁笑纯没把危险、紧张当回事儿,却记住了这里闷热的感觉。

  “你想啊,汗从帽子里顺着耳朵边上流,后背出汗、胳膊出汗,带着腿脚都出汗。” 丁笑纯说,自己不是特别爱出汗的人,但是一进病房“马上不行了”,“走路出汗憋气,干完一个活儿,就要在原地站会儿,把气儿喘上来再干下一个。”

  有一次和她搭档的护士,热得快要站不住了,身体一沉,丁笑纯一把扶住她,搀着她到椅子上休息。外面是阴冷的冬天,病房里像过三伏天,“就像中暑一样。”她回忆起那天发午饭,“49个病人,4个护士,至少发了1个半小时。”

  相比于其他人,丁笑纯的“耐热力”算是好的。有些同事刚进病房,护目镜上就挂起了一层雾,“雾气昭昭的,挡了一半视线。”她经常接到同事求助,“老师,我眼睛根本看不清,你能帮我扎个针吗?”

  护理工作基本围绕吃喝拉撒的日常琐事展开的,但丁笑纯却从中接收到了病患对医护人员最大的尊重。

  “我一进屋,他们会把口罩带好,说话的时候会特意把身子侧过去。”丁笑纯说,怕麻烦大家,病患很少会主动提一些自我需求,“仅仅是帮忙打壶热水,多打一份饭,这样的小事儿。”

  前几天中午发饭的时候,一位中年阿姨叫住了丁笑纯,不好意思地说:“姑娘,你能帮我拿个快递吗?单位同事给我寄的快递到了,好几天了,一直放在医院的西门,如果你方便的话,下次上班能不能帮我拿过来?”

  

丁笑纯(右)和搭档。受访者供图

  丁笑纯爽快地答应了。但一般情况下,病患所需的生活用品都是家人送到医院,再由护士转交。“阿姨的东西为什么耗了几天还没拿上来。”丁笑纯想,考虑到阿姨是否有其它难处,她又问:“阿姨,家里没人送吗?”

  阿姨说了这样一番话:“我家里人都没了。我爱人在楼下的病房去世了。孩子在外面,因为疫情没回来。我父母走得早。整个家现在就剩我一个人了。”

  阿姨这话说的平静,但是丁笑纯的心里突然“咯噔”了一下,很不是滋味。

  她快步走出病房,到护士台询问情况,“您现在就帮忙问一问吧,阿姨挺着急的。”病人不能外出,邮件由医院的服务中心统一代管,每隔几天到病房送一次。那天,正好是送快递的日子。经过一番说明后,丁笑纯在最快的时间里,将三个包裹递到了阿姨手上。

  后来,丁笑纯才知道,阿姨的爱人去世有一段时间了。

  “阿姨一定是消化了很久才和我说起她的家事。她不吵不闹,经历了多少,才能平静地说出:姑娘,你能帮我拿个快递吗?”丁笑纯向记者讲述这件事情的时候,流露出悲伤。

  北京积水潭医院的医护人员们在驻地。受访者供图

  疫情有多么凶险,多么让人焦虑?

  她思量:“当事情被迫地在身边发生,当你清清楚楚地看见他们,听见他们说话,看见他们的眼神,去感受他们的语气和情绪的时候,每一件事、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可以被刻进心里。”

  除了在防护服上写下自己的名字和单位外,丁笑纯还在头顶的防护帽上画了一颗红色的桃心,期待每一天可以顺利地度过。她担忧自己的力量薄弱,感慨自己能做的太少,但是转念一想,“对患者来说,只要每天能见到我们,就有了安全感。我们是他们的靠山,是他们的精神支柱。”

  有一天下了夜班,丁笑纯看见窗外的阳光洒进来,很感动。她想:我能帮一个是一个,救一个是一个,安慰一个是一个,没准儿他们也和我一样,会忽然觉得第二天的阳光特别好。(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刘尚君)

责任编辑:李婧怡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国青年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需授权,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