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青年网

青春励志

首页 >> 正能量 >> 正文

中国建设者亲历:在南极无人区过春节,是种怎样的体验?

发稿时间:2020-01-27 13:53:00 来源: 中国青年网

中国建设者亲历:在南极无人区过春节,是种怎样的体验?视频剪辑:谢利媛 孙伟淦

  在南极洲无人区过春节,是种怎样的体验?

  北京时间的除夕夜,南极乔治王岛正是白昼。这是一个晴朗静谧的、到处被雪覆盖的辽阔之地,从镜面似的蓝色湖泊到连绵起伏的山邱和高地,都是茫茫的白色。除夕这一天,小岛的一角被一团红色点亮,醒目地定格在南极洲的冰雪世界。

  这是一抹中国红,中国海外建设者刘立成在巴西费拉兹司令南极科学考察站(简称费拉兹站),高高地挂起了两个大红灯笼,庆祝春节。

中国海外建设者建设巴西费拉兹司令南极科学考察站。

  地球最“南”的春节过得很简单。

  贴春联、挂灯笼,靠着卫星网络勉勉强强看一场春晚,还有最重要的年夜饭,刘立成把食堂的桌子拼在一起,招呼90余人的大团队包了一顿饺子。食堂坐不下了,大家把桌子搬到了宿舍的走廊。

  这里的春节,屋内一切都是热的,热腾的饺子、热乎的拜年话、热切的思乡情,屋外一切都是静的,静止的冰天雪地、静止的冷空气、静止的空间,“环境不重要,主要是要有过年的气氛。”刘立成说,算上今年,这是他在南极洲过的第五个春节。

费拉兹站上空挂着红灯笼。

  钢结构上绣花

  2012年,1984年投入运行的巴西费拉兹站在一场火灾中被烧毁。为重建这一科考站,巴西于2015科考站进行国际招标,中国电子信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旗下中国电子进出口有限公司成功中标。巴西南极建站项目不仅是中国企业首次承担的国外南极科考站建设任务,更是世界上首次以商业化运作方式开发建设的南极项目,意义重大。

  2015年底,中国海外建设者,中国电子进出口有限公司工程中心项目经理焦阳和工程经理刘立成带领项目团队正式驻扎南极乔治王岛,开始进行为期5年的工程建设。新科考站工程总面积逾4900平方米,包括东西区、技术区、臭氧和环境监测站、天线塔、风力发电机等约20项单体施工项目。

  科考站虽小却也“五脏俱全”。比喻地说,它是一个钢结构绣花”的工程。

  焦阳怀着期盼来到南极,南极是美丽的,巍峨的冰山,皑皑的白雪,工作时还有呆萌的企鹅与海豹上岛围观。但他也说,更多时候南极是凶残的,常年零下20度的极寒气候、狂风暴雪,风速可达每小时160多公里甚至是200公里,大风一刮就是6个小时。

2019项目越冬团队。

  极其复杂的自然环境,为施工难度、进度和环保标准带来了难度。

  焦阳回忆,2017年登岛施工时,项目团队发现南极站西区的一个基础出现下沉,中心位置下沉6.5厘米,西南角下沉11.3厘米。经开挖,焦阳发现,基础之所以下沉,是因为局部基础下有厚度约30cm的冰层,由于地势西高东低,积雪融化后一部分雪水通过砂石层进入基础底部,造成下方冰层融化。基础为预制块拼装,但在上一个夏季已通过灌浆形成一个整体,不可能无损拆开。在没有重量的起重设备的情况下,他组织团队专业人员进行分析,提出了基础侧面打桩顶升的方案,同时在基础西侧做了挡土墙和排水沟,减少雪水的浸入。

  由于气候恶劣,项目后勤补给站设在了智利蓬塔阿雷纳斯市。南极作业地没有码头,项目团队自建卸货平台以保证5万吨立方的物资顺利卸运上岸。可就在安装时,卸货平台卡在离预定位置1/3距离处,怎么都推不动。

南极洲的风雪天。

  焦阳带领团队立即寻找原因,经过测量,发现平台前端抵在海底隆起的暗礁上。由于海图并未标注,安装工作进行一半,平台重约70吨,想要临时更改位置也不现实,下海挖掉长约20米的隆起更不可行也不符合环保要求。

  就在大家一筹莫展之时,焦阳想到为了让驳船和动力艇上岸越冬配备了4个大型气囊,每个气囊可以承重30吨。在低潮时,他带头跳入齐膝深的冰冷海水中,将4个气囊绑在平台前端充上气,潮水上涨后气囊上浮成功将平台抬高,平台得以顺利到达预计位置。为了保证安全性,大家又将悬空部分从平台上用砂石填满,保证卸货工作顺利进行。

  施工期是有效的,但是中国建设者的行动是高效的。项目建设分为施工季和越冬季。施工季的每一天施工安排和进展还都要依据天气而定。“整个技术队伍通过不断调整方案应对自然环境的变化,用超强的专业能力应对挑战、克服困难。”刘立成说,项目建设到现在他听到巴西项目方最多的一句话是,“有什么需要找中国人帮忙,so easy!”

项目施工现场。

  孤寂的南极

  2017年那次上岛开始,刘立成一直没有回家。单调的生活、有限的娱乐、滞后的信息,四年里,他感到“南极是孤寂的。”

  “我们对外的沟通全靠网络,如果出门的话,也是在一二百米的范围内走动,其它的时间都是在室内。到了越冬的时候,外面下大雪厚到会把门封住。”刘立成把这里形容成一座“有网络的监狱”,生活在这里,时刻考验着团队的心理建设、战斗意识和坚守决心。

  作为项目越冬负责人,刘立成把团队成员的心理健康看作同生命安全一样重要。一年越冬期,有位工友的家里遭遇突然变故,只能通过时好时坏的网络和家人通讯。为了不影响工作,他嘴上从不说难处,把烦闷的心绪全藏进心里,晚上一人坐在雪堆里。刘立成察觉到,及时跟了出了宿舍,默默地陪他坐着,和他说话唠家常。“那夜风雪很大,如果任由他坐一宿,要出人命的。”刘立成说在南极带领一支队伍,最大的挑战就是人心。日常,他会把工友组织起来开展娱乐活动,哪怕是打扑克、开酒会,都能为枯燥的生活找点乐趣。

中电进出口工程中心工程经理刘立成。

  在很多次无以表达的苦楚中,刘立成也有孤立无援的时刻。

  他的女儿曾经写过一篇作文:

  如果评分的话,满分100分,我给爸爸评30分。

  爸爸给琪琪做方便面,我jue(觉)的爸爸是一个很lan(懒)的人,他只会做方便面,不会做fan()

  我的爸爸是一个南极工作者,每次回来只有一个月的时间。我xiwang(希望)爸爸可以pei(陪)我玩游戏、看书、买东西、泡温泉、学习、tan(钢)qin、看电视、lianwudao(练舞蹈)……

  “原来在女儿心目中,我是这样一个爸爸。我女儿属兔的,今年虚岁应该有10岁了吧。”刘立成的语气犹豫了起来,然后又不好意思地说,“嘿,我这个做父亲的也不称职。”

  2020新年到来之际,中国电子进出口有限公司承建的费拉兹站竣工,在南极乔治王岛举行了落成典礼。在项目落成仪式上,巴西人纷纷竖起了大拇指。新的费拉兹科考站向巴西展示了中国制造和中国力量,也为中巴合作锦上添花。

  不出意外的话,在经历五个最“南”春节过后,刘立成终于可以回家了。(中国青年网记者 刘尚君)

责任编辑:王冬伟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国青年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需授权,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