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青年网

青春励志

首页 >> 正能量 >> 正文

“守艺人”田静:留住“土”味,记住乡愁

发稿时间:2019-11-19 13:59:00 来源: 中国青年网

“守艺人”田静:留住“土”味,记住乡愁。视频剪辑:史硕丰(实习)

  秋日,云南建水古城天朗气清,云卷云舒,一览无余。

  古城西庄一处紫陶工坊内,一场敬香跪拜祷祝顺利的仪式正在进行。待仪式完成,由红砖堆就的传统龙窑,被火光点亮。昼夜不眠不休投柴蓄热,至窑火烈烈,热浪灼人,日月已交替了三四个轮回。

  此刻,窑内正上演着一场泥与火的共舞,千年智慧的集结与天然朴拙的相互博弈,成就的不止是建水紫陶天然粗犷野性的一面,更将带来无法预测的惊喜与怦然心动的撩拨。

  田静一天会在工作室待12个小时之久,有时全情投入,连吃饭都会忘记。本人供图

  这是陶茶居田记窑今年第三窑古法柴烧,历时数日,虽繁复却不减功力。入窑时300多件精心甄选的陶器,出窑时仅得30件精品。前期倾注心血累月而成的陶器,烧制后略有瑕疵的作品,甚至还会被一一砸碎……

  在越来越多手艺人引入机械化手段、设法讨巧逐利的今天,怎么才能守住祖祖辈辈留下的优秀传统技艺,不断擦亮历经岁月沉淀后的文化瑰宝,有人拿出了二十年的青葱岁月,并将终其一生将自己托付给这一抔陶土、一把刻刀、一束干柴。

  作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建水紫陶烧制技艺云南省代表性传承人,田静回溯来时的路,谈的更多的是身为手艺人的充实感与幸福感,以及携传统技艺走向国际的自豪感与尊荣。 

  留住“土”味,守住初心

  对于生于斯长于斯的田静而言,过年过节吃的汽锅鸡、爷爷喝茶的大茶壶,更多的是骨子里就有的东西。耳濡目染间,打小就喜欢团弄泥巴的她,就单纯地想要学习制作陶器。去从事一个在当时人们看起来没有什么前途的行当,身边的人非常不理解她的想法,尤其父母,对于一个大学毕业的女孩子,要做一个连养活自己都未知的活计,更多的是怀疑与不解,就连师傅也在劝她再认真考虑考虑。

  毕竟当年一度流传着“嫁人不嫁碗窑村”的说法,制陶手艺人的生活保障可见一斑。

  时隔多年,当年十多岁几无阅历的她,历经二十年的磨砺成长为非遗传承人,再回想起当年师傅“我不做这个做什么”的话语,也开始慢慢参悟“宿命”二字,那种把千年传承打进生命中的缘分。正如她自己过往年岁里,打定主意从不倦怠要把父辈手艺传下来那样,建水的泥土滋养着她,乡情滋润着她,兴趣也好,情缘也罢,融入生活与生命中的纽带,是怎么也斩不断的。

  田静追随的师傅已经是四代传承。单单是传统的制泥手艺,就已经接近200年。建水紫陶起于当地独有的一抔陶土。从原矿土到制陶泥料,12道工艺各尽其用。采、甄、研、配、浸、濯、澄、沥、曝、藏……匠心独运,无一俭省,皆承传统。精中取精,直至巧克力浓浆般丝滑,女人脸上的脂粉般细腻。为等待一块泥料成熟,需费两年甚至更长时间之久。

  “由每一道手工,看见非遗精神”,田静理解的“精”,是一道又一道手艺的叠加,原汁原味,不减历史痕迹,更要不得半点马虎。这其中的工序,流程,传递出的是道地与古朴,也是对自然与传统的遵循与敬畏。

  在反复塑造线条之美时,一枚小小的茶盏,也要精修700多刀。更不用说修饰刻填时的巧工。

  一双手,成就了一件陶器,也传承了老祖宗千年的智慧。本人供图

  正如田静所说,做手工艺入门并不难,但要深入钻研,又极其不易。她以紫陶刻填作品为例谈到,要刻填孔雀、麟毛、水波纹这种细致的图案,没有十几年功力是无法完成的,“这种手工艺的价值,是每一步必做一细。”

  72道工艺的细心打磨,精致至极。要完成一件紫陶作品,入窑烧制前少则3个多月,长则一年,但还不够,窑火的考验才更加焦灼。这份厚重的希翼与期待,与如临大考的紧张感交织在一起,所有情绪全都汇聚在窑开那一瞬间。

  正因为此,历代祖祖辈辈不断实践不断失败,又不断总结方式方法的传统紫陶烧制108道技艺,才被刻上了岁月印记,弥足珍贵。

  “人活着,艺活着。就是这样一个道理,(只有传承)才能呈现活态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田静非常笃信这一点,从传统制泥到古法柴烧完整的传统技艺流程,一环一扣,谨遵祖宗箴言。

  “在我们培养传统手工艺人的同时,也要让更多人慢慢去了解它,从而提升整体的审美水平”。田静坚信,在一把精湛的手工制壶前,人与物的关系不再冰冷,而是可以交流互动,互通心意。正是标准的108技成就了这份精致,因此“非遗的手艺之所以精湛,最宝贵的就是精美的手工”。这是一种生活方式的浸入,一种承袭千年的在地文化,一份融于血脉的自信与荣光。

  2004年“陶茶居”成立,15年过去了,尽管没有吐露太多,但田静这些年为留住“土”味所付出的艰辛与守艺的不易,并不难想象。面对诸多诱惑,田静的选择从未改变。哪怕遇到再多困境,都始终坚信靠双手、靠坚持来恪守初心。

  在大多数人都无法分辨真正的传统手工艺、未能认识到手工可贵的那一刻,在建水当地人对紫陶烧制技艺都不怎么了解的那一刻,在其他手工艺人想着法讨巧以机械加工抢占市场的那一刻,田静不忍老祖宗留下的优秀传统文化逐渐没落、消失不见,带着古老质朴的技艺迈过了一道又一道坎,虽然烧窑连年亏损,但是情怀都在。谈起这一路的步履艰难,田静淡淡的语气中,更多的是韧劲与信念。

  正是坚守着这种情怀,田静才在面对不仔细辨别根本发现不了的瑕疵时,坚决地举起榔头,将这些呕心沥血而成的陶器砸碎,“我怕后世人骂我,这就是大师水平啊,所以必须敢去砸掉它”。

  在坚持传统技艺的同时,田静也非常明白一点,只要人们需要它,技艺就可以传承下去。她直言:“非遗的精神就是在把传统技艺原汁原味传承下来,在发扬技艺方式方法的基础上,实现做工手艺形制上的创新”。

  早期用于制作生活器具的紫陶,如今被赋予了更多文化内涵,紫陶作品不断从造型上走向现代生活。用途的改变,成就了另一个传奇。而田静在把20多年的青春献给紫陶技艺后,体会更深的,却是“做一个手艺人太幸福了”。她感念于自身的幸运,那种从心底而来的快乐溢于言表。

  活态传习,记住乡愁

  “你做这个器型,是基于什么样的想法”,伫立在一个学徒身旁,田静不疾不徐地问道。

  2018年,田静成立了紫陶技能传习中心,向更多青年人尤其农村青年免费传授紫陶技艺。“就是想把自己丰富的经验,一步不落地系统传承下来,让更多农村青年有机会走进来”。

  谈及传习所成立的初衷,田静感念于当初师傅的朴实无私与默默支持,“那一代人名不见经传,也没有今天这么好的机会”。因此她希望在传统的师徒传承基础之上做出创新,更加高效更加系统,让过去传统费心费力耗时很久的师带徒模式,更加灵活更能适应时代发展。

  越来越多年轻人的加入,为技艺的活化传承积蓄更多力量。本人供图

  在田静看来,保护和传承非遗是一项全民性工程。作为非遗传承人,要细化整理传统技艺的每一道工序,形成完整理论,实现优秀传统文化的接力。

  通过搭建平台,田静让更多孩子从一张白纸,走入传统工坊,在技术、情感、责任甚至道德品质的交流中,使得青少年在潜移默化中不仅习得了传统技艺,更是习得了人生感悟与为人之道。

  传习中心的学员,大部分都是农村青年,甚至很多文化水平并不高。为什么偏重培养农村青年?“培养他们就业创业的能力。这是我比较重视的”。田静从2009年开始带徒弟,十年间的实践,通过自身努力和技艺学习,让原本文化水平不高、就业困难的农村青年,凭借细致的手艺,获得了更大的竞争力。

  然而,回溯到2009年,田静即使免费提供场地教授手艺,甚至连学习工具都提前买好,也没有那么多年轻人愿意从事这个行当。“当时真的动了很多脑子,特别贫困的学徒,我会给他30块钱,一天三餐有着落了,也不用帮助我干,就只管放心去学,学会了可以离开自己创业”,即便这样,仍然收效不大。甚至很多家长会直接过来把孩子带走。田静为此没少费神,她明白,对于他们来说,并不能理解学习手艺到底能干什么,对他们的生活又会有哪些改变。因此还要不断开导他们,让他们看到希望。

  学成的徒弟们自身就具有很强的说服力。一天,一个彝族的学徒家人来到工坊,十分感慨地说道,之前一家人靠种粮食蔬菜,辛苦劳作一年到头才有2万块钱的收入,现在姑娘一个人一年就能挣到6万元。

  从手艺人到非遗传承人,田静从最初的热爱,延续发展为一种信仰、使命与担当,让技艺得以传递,更让传统文化在基层重新“活”起来,让更多当地青年的生活好起来。

  即便现在身上有了更多光环,田静心里想的更多的,还是身为传统技艺非遗传承人,对未来紫陶发展能起到引领作用,引领行业高质量发展,捍卫传统手工技艺不被现代工艺替代。传承千年的紫陶,与龙窑里的灼灼烈焰一般,势头正旺。创新的活化传习方式,让人们记住乡愁,也留住了血脉中文化的根。 

  田静的幼子还不到十岁,也喜欢玩泥巴,“有时候很奇怪,我也没有教过他,但是他拿泥巴的时候就会轻轻捏住边缘,而不是像其他小朋友一样用手掌抓住。”田静惊奇于儿子的对泥料的感觉,也希望他能做一个紫陶的手艺人,把紫陶手艺传承下去,“对他们这一代,我们会有更多的希翼,可以有更多作品传承下去。”(中国青年网记者 张乐)

责任编辑:李婧怡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国青年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需授权,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