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共青团|青年组织|大学生村官|青春励志|西部计划|青少年爱国主义网|血铸中华|民族魂|文化艺苑|国学院|书画院|人物
叶诗文:我心求胜,做不了“佛系青年”

发稿时间:2018-03-23 10:40:00 来源: 中国青年网

  叶诗文:我有欲望,做不了“佛系青年”。视频剪辑:杨茜

  “我肯定不是‘佛系青年’,因为只要有比赛就一定要有欲望,要有拿金牌的欲望,不然是不可能成功的。”

  ——全国人大代表、奥运冠军叶诗文

全国人大代表叶诗文寄语青年:书写人生华章。中国青年网记者 杨茜摄

  2018年全国两会,“95后”叶诗文首次当选全国人大代表,她也是近三千名代表中,年龄最小的一位。

  紧张的会议期间,叶诗文每晚都去驻地的健身房抻抻筋,去游泳馆游几个来回,“习惯了,不练反而不舒服。”

  记者到访,叶诗文主动将难得的“放松时间”推迟了。

  采访地点选在了驻地大堂的会客区,爽快亲和的她愿意和记者一起坐下来,聊一聊自己年轻的20岁,以及来时路上风光无限中的暴雨黑暗、黎明和曙光。

  故事是从她7岁那年报游泳班开始的,学游泳的理由是:免得以后掉到河里被淹死。

  巅峰时刻

  自从学会在泳池中“扑通”后,叶诗文就喜欢上了游泳这项运动。进入体校学习后,启蒙教练魏巍说她行,“她身体各方面条件都很好,运动的协调能力也特别强,有当专业运动员的潜质。”

  随后的五年时间里,叶诗文在教练的培养下,成了一名蝶、仰、蛙、自四个项目都能上的全能型选手。

  10岁斩获浙江省运会50米自由泳冠军;

  12岁分别摘得浙江省运会的金、银、铜奖;

  2010年进入中国国家游泳队师从徐国义教练,并在这一年初露锋芒,广州亚运会勇夺两金、迪拜世界短道游泳锦标赛荣获亚军;

  2011年,15岁的叶诗文成为中国泳坛历史上最年轻的个人单项长池世锦赛冠军,也是世界上第一位赢得世锦赛个人单项金牌的“95后”选手。

  在此之前,叶诗文很顺。直到2012年第一次参加伦敦奥运会,她才觉得“日子很难”。

  “越是在离梦想很近的时候,越是愿意付出更多。”比赛前一个月,叶诗文每天要进行至少5个小时的高强度训练,4个百米折返、8个50米冲刺,短暂歇息过后,再这样做3组到4组。每一组,教练都希望她游得更快。

  “我是那种有力气每组都全力拼的人。有时候第二组比第一组游得慢了,教练心里着急,在边上会一直催我。”游到终点,十几秒的休息时间,叶诗文连气都吸不上来。催急了,她会很烦躁地冲教练喊回去,“我说你烦死啦,不要催我!”

  叶诗文的坏情绪来源于强压之下,对自我的不满与否定。因为精神高度紧张,即便体力严重透支,叶诗文每天大概只能睡两三个小时。面对叶诗文无意的顶撞,教练从不责骂,反而“照单全收”,为了她的奥运冠军梦,默默包容了一切。

  最难过还是自己这关。备战奥运,叶诗文随队去昆明参加高原训练。2000米的海拔高度別人几天就适应了,她适应了至少一周,才能把速度提上去。

  “我很努力,可就是游不快,而且还慢得离谱。教练被气得快冲上来揍我了,但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叶诗文反复怀疑自己的能力,“一路坚持到现在,就差一个月了居然会出现这种问题。”晚上睡不着觉,她关了灯在屋里哭,哭累了就睁着两眼望着天花板,直到天亮。第二天起来,叶诗文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跟其他人一样,照常训练。后来,她实在担心自己睡不着觉会影响训练和比赛,便努力把思想摆在积极的位置,突破瓶颈。

  “现在回头想想,那段时间受的苦,其实都是在为自己做充实的储备。”叶诗文说,有了那段折磨人的经历,当比赛真正来临的那一天,自己反倒自信很多,即便要迎战来自全世界的顶尖高手,她也毫不畏惧。

  2012年7月29日凌晨,叶诗文在女子400米混合泳决赛中,以4分28秒43的成绩打破世界纪录夺得金牌,为中国代表团取得伦敦奥运会第四金。

  叶诗文的出色表现,引起世界媒体及国际泳坛的广泛关注,被西方媒体评选为本届奥运会“十大最令人惊讶选手”第一位及本届“十大奥运新星之一”。

  2012年8月1日凌晨,伦敦奥运会女子200米个人混合泳决赛上演,叶诗文以2分07秒57率先触壁,拿到本届奥运会上个人的第二枚金牌,这一成绩也再度改写奥运会纪录。

  2012年12月16日凌晨,2012年国际泳联短池游泳世锦赛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继续鏖战,在女子200米个人混合泳角逐中,叶诗文以2分04秒64摘金,打破了赛会纪录和亚洲纪录,她也成为中国游泳史上首位奥运会、长池世锦赛、短池世锦赛和亚运会的冠军全满贯选手。

  “很光荣的是,我真的有能力让国旗在奥运赛场上升起。”2012年,叶诗文16岁,可以为国家做出很多贡献。

  卸下光环

  众望所归中,叶诗文迎来了极为艰难的2013年。

  这一年,在第十二届全运会上,她与金牌无缘。

  “拿冠军多了,觉得拿第二名就是失败。我不接受失败,也不能接受失败。我就要想再去挑战更高的高度,当运动员都是这样的。”从巅峰一下子掉到低谷,叶诗文心态很急,她卸不掉身上的光环。当然,观众也卸不掉。

  “运动员这个职业我知道很苦,但之前从来没想过,直到奥运会的时候才意识到,原来我还要承受除身体之外的,来自外界的压力。”观众太强烈的期盼甚至让叶诗文开始恐惧比赛。舆论来袭,家人和教练为了保护她,从不提外界的看法。父母为叶诗文买了许多人物传记,希望她可以在读书中平和心态。

  “在13年到14年这两年当中,我觉得是被自己想赢又怕输的心态束缚住了。直到15年,我才知道原来外界对我有许多评价,好的不好的,全有。”近几年,发育、伤病等问题一直困扰着叶诗文,尤其是2016年里约奥运会遭遇滑铁卢后,她选择重回校园。

  如今,叶诗文是清华大学法学院的大三学生。今年两会,结合所学专业,她带来了关于修改体育法方面的建议,希望国家能更多关注提高青少年学生体质,也希望给退役运动员多一些优惠政策。

  “希望能对学生的体质做一些监测,建议学校能开展更多的体育项目,让学生对体育产生兴趣。近年来看到一些新闻报道,退役运动员的路不太好走,很心痛。现在的《体育法》没有太多细则规定应该怎样保障和优待退役运动员,希望能出台一些优惠政策。”

  因为学业的关系,叶诗文放弃了今年的亚运会。

  她表示,近期状态回升,不会退役。“最近我觉得自己的心态慢慢放平了,以前更多想的是我一定要怎样,觉得自己已经练得很好了,比赛不应该是那个水平。而现在我是在享受比赛,告诉自己我练得很好,应该更有自信。心态变得比以前好了,对成绩和结果没有那么在乎了。”

  对于未来,叶诗文说,喜欢就要一直游下去。希望今年把学分修完,明年专心回归泳池,备战东京奥运会。(中国青年网记者 刘尚君)

责任编辑:秦亮
网上青年国学院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微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微博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人才招聘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Youth.cn.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

共青团中央主办 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承办 版权所有:中国青年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1020872号-17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