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共青团|青年组织|大学生村官|青春励志|西部计划|青少年爱国主义网|血铸中华|民族魂|文化艺苑|国学院|书画院|人物
“追星的军人”刘笑宇:青春梦想在磨砺中绽放

发稿时间:2016-11-16 08:34:00 来源: 中国青年网

刘笑宇:追逐星星的军人。视频剪辑 綦智鹏

  2016年9月20日,第25届中国金鸡百花电影节微电影展映单元暨第五届(国际)大学生微电影颁奖盛典上,刘笑宇代表剧组走上领奖台。他们的纪录片《黎明之前:追星人》斩获纪实类作品特等奖。

  在得知获奖之后,刘笑宇的第一反映是“特别的难受!”,因为摄制组只有他一个人能到现场领奖。在此之前2个月,刘笑宇和他的团队们从南京解放军政治学院毕业,学军事新闻学的他们被分配到了祖国的大江南北。有人去了训练最艰苦的地方,有人最边远的哨所,有人再也没有机会从事影视方面的工作。他们散落在祖国最需要的各个岗位上,成为片中的“追星人”。

  在可可西里有这样一个传说:每一个死去的人都会成为星星,指引活着的继续前行,故谓之曰:追星人。——纪录片《黎明之前:追星人》 视频截图

  世界屋脊 离天空最近的“追星人”

  2015年春节前夕,刘笑宇、贺洋、曹宏根三个20出头的军校生,买了去格尔木的单程票。各自从老家出发,前往位于可可西里腹地的五道梁兵站。这里海拔4617米,一年四季大风不断,空气含氧量不到内地50%,夜里大风吹起来的时候情况会更糟糕,是公认的青藏公路最艰难的一段,被称为“鬼门关”。

  在拍摄结束后,曹宏根回忆道:“我们是闯进可可西里无人区的。说‘闯’,是因为太突然,当时一点准备也没有,而且对于我这样一个常年生活在平原的小伙子来说,青藏高原简直是谜一般的存在,那是个可望而不可及的地方。”

  1月27日,刘笑宇背着40斤的摄影器材提前一天到达格尔木。1月28日凌晨,在接到贺洋和曹宏根之后,他请大家吃了碗当地特色的牛肉面。本着吃饱喝足好干活的宗旨,贺洋进店的第一句就是:“老板儿,能不能续面。”

  当天晚上为了拍摄星空的美景,三人没来得及休整就背着机器偷偷爬上当地最高的楼房。在十几层的高楼上,照相机一张张拍着延时,他们静静地坐在那里。前面是辉煌的城市,背后是冷冷的冬风。

  出发前,考虑高原反应可能带来的思维不清晰,刘笑宇构思了一个非常详细的拍摄计划,包括脚本,器材,人员配属,注意事项以及路线。“我们查了很多关于西藏的资料,发现很多关于西藏的诗,都会写到星星。当时我就在想西藏会不会有关于星星的传说,于是,‘追星人’的主题在出发前就定了。”

  为了拍摄完美的星空,三人成了名副其实的追星人。“为了拍摄星星延时,第一夜,回住所后我定了6个闹钟,不敢脱衣服,起来就出去看有没有星星,有时候星星露出来的时候,我就跑回来叫贺洋,再过去的时候就没了。整整几天的拍摄星星仿佛在和我们捉迷藏,大大增加了我们的拍摄难度。”

  1月30日早上5点,刘笑宇和贺洋出去拍星星,两个人穿着迷彩大衣,拿着强光手电和警棍,因五道梁地区经常有野狗和狼出现。贺洋扛着机器刚一出门,就“哇”的一声吐了。于是,摄制组三个人倒了两个。

  连续好几天的拍摄,三人的高原反应越来越强烈,满眼血丝、呕吐不止。然而更让刘笑宇担心的是,“2月1日,我们就要结束拍摄回家。如果今晚拍不到星星,我就要考虑修改整个剧本的主题。如果拍不到星星,这将是我们几个人的遗憾。”

  终于,在临走的前一晚他们守来了晴天,万里无云,繁星漫天。“我拿着摄像机,仰望着星辰大海,热泪盈眶。人终究不能永远年轻,但是一定要永远热泪盈眶,因为那是心底感情的真实触动,拍摄的时候不能饱含感情,又怎么能打动观众呢?”

纪录片《黎明之前:追星人》拍摄剧照

  黎明之前 画格里的“追星人”

  其实在《追星人》之前,刘笑宇曾拍过很多作品,主要以纪录片为主。他说:“首先,作为学生,如果拍剧情片,设备和演员都是难题。其次,纪录片主要看思想,而我喜欢特立独行地思考。所以,我选择记录片。”

  在南京解放军政治学院,军事新闻系的学员都要学习广播电视学和新闻学的相关知识。在画面和文字之间,刘笑宇选择了发展广电方面的特长。“我喜欢画面和声音的表达,它们给人的冲击比文字要来的更直接,更强烈。”

  刘笑宇刚开始接触拍片是大二的时候,主要以模仿为主。“那时有个很火的纪录片叫《舌尖上的中国》,我模仿拍了《舌尖上的南政》,在学校里引起了不小的反响。于是,大家开始关注我在拍的片子,这可能也是之后能‘忽悠’很多人和我一起拍摄的原因吧。”

  大三的时候,刘笑宇的拍摄开始朝专业的方向发展,还成立了一个电影工作室,自编自导了一部剧情片《末路追击》。从前期拍摄到后期剪辑都是班上同学一起完成,演员也是身边熟悉的人。如今回头看,刘笑宇笑称:“那是年轻不懂事的时候拍的烂片。”票房收入负1000元,可是仍挡不住他拍片的热情。

  接下来,《背影》、《养老院》、《万米长跑》……刘笑宇拍了很多纪录片。这里面不乏记录军校生活的题材,《万米长跑》讲述的就是学校运动会中一名要求参加两项比赛的学员,一天之内完成铁人三项和五公里跑是大家看起来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于是,刘笑宇就用摄像机记录下了这曾经以为不可能发生的画面。

  在众多作品中,刘笑宇最满意的就是《黎明之前——不能忘却的记忆》。

  影片开头写到:“1945年8月15日,日本政府宣布向中国无条件投降,然直至9月3日,驻扎在中国大陆的部分日军仍未放弃抵抗。战死在此时的中国士兵没能听到胜利的喜讯,也无法看到就要到来的黎明,故谓之曰:黎明之前。”

  拍摄时正好已是抗战胜利70周年,很多抗战老兵已到暮年。很多老兵在联系到之后突然病重,还没有等到采访就去世了。“那时就是在和时间赛跑,我们的采访可能就是老人最后的影像资料,再不记录就来不及了。”

  为了采访到经历过抗日战争的老红军们,摄制组20多人,用了一年时间,转辗北京、重庆、延安、南京四个城市,最后采访了几十位老兵,获得了一百多个小时的素材。最终在剪辑室待了一个月终于赶在国家公祭日上线。短短10小时点击量就突破了14万。

  大量的素材采集和刘笑宇对片子的高要求,搭档贺洋抱怨道:“他拍片子几乎可以用丧心病狂来形容,为了一个镜头他愿意砸钱或者冒各种风险,跟过他剧组的人都笑称自己是牲口,”

  总结自己的大学时光,刘笑宇毫不犹豫地说:“太圆满了!在大学期间,我做了所有想做的事情。和同学一起努力,一起完成作品。收获友谊,也有所成就。”

  《黎明之前:追星人》获第25届中国金鸡百花电影节微电影展映单元暨第五届(国际)大学生微电影纪实类作品特等奖,刘笑宇身着空军服代表剧组走上领奖台。

  不忘初心 在路上的“追星人”

  毕业之后,刘笑宇被分配到地方部队做宣传工作。在这里,他卸下光环成为一名普通的空军战士。由于工作的关系,他再不能像在学校一样全身心地投入拍片。关于是否继续拍下去,刘笑宇说:“我会认真工作,等过两年再继续。”

  10月17日,刘笑宇导演的《黎明之前——忘却的记忆》获得了2016新丝路长安杯大学生微电影节纪实类一等奖、《背影》获得了纪实类二等奖。

  《背影》讲述的是关于南京一个废弃码头的故事,曾经这里是一个火车站,就是朱自清《背影》里老父亲走过的车站。1914到2014,浦口火车站走过100年,从交通枢纽到废弃停运,浦口火车站亲历中国近代交通事业变革之路。谁也无法逃避繁华以后终将走向落寞的定理,浦口火车站已经在中国交通史上划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片名叫背影不仅仅是致敬朱自清老先生,同时也是借此寓意这是时代的背影”,刘笑宇用他的镜头记录了码头的变化,也记录了中国交通史的变迁缩影。

  在金鸡百花奖的颁奖现场,刘笑宇谈到了自己的梦想:“我们之所以能够经历许多磨难拍成此片,既来自于对边防军人的感动,也来自于对自己梦想的追寻。如果没有我们的镜头,或许不会有人知道这个地方和几十年来边防军人的默默奉献。记录时代,是我的梦想,也是我的幸福。”

  刘笑宇曾在实习报告里写:“导演是一个需要理想主义才能干得下去的行当。”他认为自己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如果需要等待梦想才会开花的话,他愿意一直等下去。(中国青年网记者 董容语)

责任编辑:秦华玉
网上青年国学院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微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微博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人才招聘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Youth.cn.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

共青团中央主办 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承办 版权所有:中国青年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1020872号-17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