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青年网

青春励志

首页 >> 正能量 >> 正文

百岁院士回答人生之问:看我像不像共产党员!

发稿时间:2021-05-19 10:15:00 来源: 中国青年网

  他与党的诞生百岁同庚。

  中国工程院院士、我国电磁场理论与天线技术专家陈敬熊还记得入党时,在支部大会上说的一段话,“除了做好本职工作之外,我在各方面都要以党员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在群众中多起表率作用,因为大家都在看着你,看你到底像不像一名共产党员。”

  百年岁月,他始终躬体力行回答“像不像共产党员”的灵魂之问,至少70年的光阴,竭尽所能为我国的航天国防科技事业发挥作用。

  心有所向

  1921年10月16日,陈敬熊出生于浙江宁波。1948年秋,他到上海交通大学研究所深造电机和电信专业,在动荡中抓紧学习专业知识。上海解放前夕,看到很多青年愿意冒着生命危险去搞学生运动,他觉得共产党总有些道理,主观比较愿意与进步学生接近。

  也是从这时起,陈敬熊对党的认识,也经历了从模糊到积极要求入党的转变过程。

  在北京工作期间,特别是调到军委通信兵部技术研究所,陈敬熊身边的党员干部,不仅对工作兢兢业业、认真负责,还经常帮助周围的同志解决实际困难。他们那种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艰苦朴素、吃苦耐劳、和群众打成一片的举动,让陈敬熊逐渐对“共产党员”几个字可敬可亲起来。

  中国工程院院士、我国电磁场理论与天线技术专家陈敬熊。

  1954年,陈敬熊第一次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他在随后写给妹妹陈佐华的信中说:“我有许多缺点,我一定要改掉它,争取做一名共产党员。”

  1955前后,年轻的陈敬熊在科研工作获得重大突破。

  他在个人思想总结中写到,“我的名利思想早已存在的,自学校出来就想在工作岗位上搞出一个名堂来。一到北京后看到祖国日新月异地变化,以及当时一些一起工作的党员同志的优良作风,他们勤勤恳恳地工作,毫不计较个人得失,他们吃苦在前,享乐在后,他们除了自己业务工作外还担任好多群众工作。自己与他们比较确实相形见绌,大大落后了,我觉得要赶上去才好。”

  1957年,以军事电子科学研究院(原身“电信技术研究所”)为基础,联合几家科研单位组建国防部五院二分院,陈敬熊成为了中国第一代航天人,迎来一项重大工程,研究“1059”导弹天线。

  “1059”是以苏联“P-2”导弹为原型结合国内实际仿制的第一代国产导弹,而陈敬熊研制的导弹天线,是导弹的“眼睛”和“指挥棒”。他自力更生,打破理论限定,创造性地提出了Maxwell方程直接求解法,解决了导弹天线研制中的关键问题。

  冲锋在前

  同年11月,“1059”导弹成功发射,我国自己制造的第一枚导弹在地平线上飞起。这枚被研制人员称为“争气弹”的导弹,就是大家熟知的“东风一号”。

  陈敬熊在科研工作的同时,也没有放松对自己的思想改造和入党要求。

  “全国解放是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我通过一系列学习,特别学习毛主席的《中国革命与中共中国共产党》一书,体会到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才能使中国人民富强起来。”他曾在入党誓言书中写道。

  在研制“1059”导弹的同时,国家还开展了另一项代号为“543”的导弹仿制工作,“543”导弹就是“红旗一号”地空导弹。陈敬熊被指定为技术人员,组成攻关小组,解决这个问题。

  中国工程院院士、我国电磁场理论与天线技术专家陈敬熊。

  得到指示,陈敬熊和李桂生立即奔西安786厂。攻关小组的办公室临时安置在一个约8平方米的房间,三张简易桌椅,白天做试验晚上分析数据。从夏天到冬天,试验小组在陋室中掀起头脑风暴,在786场区几十千米外的郊野小山上反复进行着测试。

  陈敬熊在一次回京的路上还在判断一个天线问题的病灶。在1966年1月的一个夜里,关键问题解决了。已经生产出来的24部配套“543”导弹的天线被“救活”了。利用“红旗一号”和“红旗二号”地空导弹,军方成功击落多次来犯的侦察机。

  矢志不渝

  1979年12月26日,二院23所科技处党支部召开支部大会。经过表决,全票通过了陈敬熊的入党申请,同意吸纳他为中共预备党员。

  支部大会的决议上写道:“陈敬熊同志本人历史和家庭、社会关系清楚,陈敬熊积极要求进步,靠近组织,对党有着深厚的感情;他从1954年开始,先后多次提出入党申请;20多年来,他经受住了党组织的长期考验;陈敬熊在党组织的长期培养、教育下,思想觉悟有了很大的提高。陈敬熊同志革命事业心强,工作认真负责,刻苦钻研业务,对国防科研事业有了一定贡献……”

  在改革开放后,中国迎来了科学的春天。抓住中国航天事业迎全面发展的大好时期,倍受鼓舞的陈敬熊和同事对当前研究的相控阵天线进行系统研究,并跟踪国际前沿技术,带领科研人员开展微带天线的研究工作。

  为了表彰他为我国导弹、航天事业做出的突出贡献,1987年,陈敬熊荣获国家发明一等奖,1995年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

  “到底像不像一个共产党员。”光环下的陈敬熊没有忘记入党誓言。他关心党的事业,关心航天事业发展。

  在长期的科研工作中,陈敬熊累积并总结了一套适合航天事业发展的理论和经验,他将这些经验毫不保留地传授给年轻科技人员。践行“师带徒”的工作方法,积极培养年轻人,他鼓励有技术基础的徒弟勇于实践,对没有专业知识基础的则手把手得教,在他因材施教的指导下,培养出一批青年技术骨干,一些优异学生更是成长为技术专家。

  退居二线后,陈敬熊还坚持学习和研究,时常用自创的数学算法推导公式。时至今日,这位百岁老人依然作为科技委技术顾问关心着23所的发展。(中国青年网记者 刘尚君 通讯员 陈佳佳)

责任编辑:李婧怡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国青年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需授权,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