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青年网

青春励志

首页 >> 正能量 >> 正文

“自强之星”次仁:我愿做盲童求学路上的“眼睛”

发稿时间:2022-02-09 10:28:00 来源: 中国青年网

  次仁是西藏大学学生,出生在西藏日喀则萨迦县农村。因为小时候的一场大病,让他成为了一个盲人。6岁时进入拉萨盲人学校学习盲文,之后在日喀则近郊的一所公益盲校学习盲文和正常的小学课程,这段经历开启了他对世界的新认知,他形容那里是让他重获新生的地方。

  “那时候虽然很小,但努力学习的目标却很明确,因为我知道那是能够弥补视力缺陷,去了解外部世界的唯一方式。”好在次仁的父亲很支持他读书上学,尽管父亲既要赡养年过六旬又疾病缠身的爷爷奶奶,还得为他的事情奔走操劳。一年下来父亲基本不得空闲时间,农闲时就去城里打工赚钱,养活一家人。其间,次仁也得到了很多社会爱心人士的帮助,一路从小学读到高中。

  西藏大学学生次仁。受访者供图

  改变命运的一次考试

  2018年夏天,对次仁来说是难以忘怀的。因为那年,他参加了高考。

  老师通知次仁准备参加高考,并询问他是否有特殊申请。他根据意愿申请带两台盲文打字机入场,一台做草稿,而另外一台做答题卡使用。他还申请了两张桌子和一把可以移动的椅子,这些学校都尽力满足了他。

  高考期间,次仁得到了各方帮助,为了营造良好的考试环境,当地政府把他安排到了日喀则南郊的教室进行考试,市残联派专车接送他考试,盲人学校为他提供打字机,安排老师陪考,照料他的日常生活,并为他加油鼓气。

  满怀信心走入考场,真正打开试卷开始考试时,出现了难题。次仁说,从小到大他和正常学生一起学习时,都是老师念给他听,他在打字机上写下答案,然后再念给老师听。由于第一次接触盲文试卷,对试卷的类型和形式不了解,这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因为我一摸试卷就显得很厚,特别是英语试卷和文综试卷。”当真正摸到盲文试卷时,让次仁更加紧张,他担心自己的盲文摸读速度慢而导致试卷答不完。然而,担心的问题还是发生了。在英语考试时,他只做了选择题,阅读理解和写作题都还没有填写。在文综考试时,同样的状况出现了,他很明显感觉到,时间远远不够用。

  试卷中不包含一些特别复杂的图形题和盲人通过摸读读不出来的试题,为他减少了很多题,“这样一个做法非常适合我们盲人学生,我非常感激。”

  作为2018年全区参加高考的唯一一位盲人,次仁在一间宽敞而僻静的教室里,面对两台盲文打字机和一摞厚厚的盲文纸,在监考老师的协助下,顺利完成了全部考试。虽然考试中遇到了一些问题,但次仁最终考出了422分的总分,这比西藏少数民族文史类重点本科录取分数线高出了47分,其中汉藏语文为147分,只被扣了3分。而他也成功被西藏大学文学院藏语言文学师范专业录取。

  克服种种困难收获感动

  考上了理想的大学和专业,次仁离目标又近了一步。他越发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在知道自己是学院招收的第3位盲人学生后,他便向更高年级的两位盲人师兄“取经”,避免走太多的弯路。

  在和师兄交流时,他发现有一位师兄非常勤奋好学,不管是在宿舍还是在食堂,以及去教室的路上,都会带着一两本盲文书,即便是排队打饭时也是手不释卷,利用零碎时间读书。

  “听到师兄说到这一幕让我感觉很震撼,我要向师兄学习。”随后,次仁也准备了一个小本子,把课上学到的知识简洁明了地记在纸条上,装在口袋里,不管到了哪里都不自觉地掏出纸条摸一摸,从而温习课堂知识,这一个习惯一直坚持到现在。

  在两位盲人师兄的指导下,次仁明确了自己的大学之路。对于盲人来说,读书非常不易,从小面临没有盲文教材,缺少盲文读物、课外练习册、记笔记跟不上速度等困扰,到了大学,这些困扰依然伴随着他。

  了解到次仁在学习上遇到困扰,学校图书馆的工作人员向他询问盲用工具上的需求,当时次仁报了一台跟电脑连接的盲文点显器。不久,西藏残联辅具摄调查了实际情况后上报给了中国残联。2020年5月中旬,次仁拿到了所申请的机器。

  “有了这台跟电脑连接的机器,对我的帮助是很大的。”次仁说,平时他上课方式主要以听老师讲课为主,通过课上录音、记笔记来完成学业。但是,在很多情况下,老师发给同学们的资料内容,他是看不到或者学习不了。

  “有了这样一台机器,我可以把老师所讲的电子版内容直接转换成盲文,供自己学习使用。”次仁说,这样很方便地把铭文转换成盲文。特别是机器可以把铭藏文翻译成盲藏文,这个功能对他学习专业知识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由于盲人大学生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盲文教材,而次仁可以利用这台机器,把自己所需要的教材打成盲文或者把明文翻译成盲文可以学到更丰富的知识。有无这样的盲文点显器决定着盲生能否正常地预习课程,在线课程和复习课程的情况。因此,自从及其拿到手之后,次仁发现自己的学习效果远比以前好多了,“不管是的专业知识,还是其他课外知识都有了很大的进展,而且在我未来的学习道路上,还有待提升知识水平和各方面的能力。”

  此后,他上课时,需要一边认真听讲,一边用盲文点显器快速记录。但新的问题出现了,机器记录的速度始终无法和老师的语速相提并论,这很容易遗漏信息,“有些课程跟不上,课后我要请同班的学生帮着补习记录。”

  英语课是比较困难的课程,次仁会在上课时打开录音设备,课后再重复听取,为了完整掌握一节课的内容,他需要在课下付出几十倍的努力。好在有老师和同学们的帮助,各科学起来也不至于太差。

  除此之外,同学们在生活上和精神上给予次仁的帮助让他特别感动,“他们不仅在去宿舍、图书馆、教室三点一线的路上接送我,还鼓励我要勇敢,在我遇到困难的时候为我加油打气。”

  做盲童求学路上的“眼睛”

  课余时间次仁也过得丰富多彩,没有课时他喜欢用音乐来打发时间。他自学了七年的长笛,还爱唱歌,最喜欢歌曲《明天会更好》。他想做一个乐观向上的歌者,用音乐表达对生活的热爱,去温暖自己照亮别人。

  他还在做兼职,每逢周六,他会用一天的时间去一个盲文翻译公司义务帮忙,在那里将汉藏书籍翻译成盲文,一方面赚取生活费,锻炼能力,学习一技之长,另一方面通过盲文书籍为更多的盲人打开一片新天地。

  除了补课、听音乐和做兼职,次仁更多的时间是在看盲文著作。学校得知盲人大学生的情况后,特意加大了盲文著作的馆藏书籍,入校到现在的时间里,他先后就阅读了《中国近代史》、《活着》、《习近平谈治国理政》卷一等20多篇盲文著作,在书籍中寻求心灵的慰藉和精神的力量。

  在阅读的过程中,次仁接触到了感动中国人物萨布瑞亚的著作《人生不需要走直线》,他通过北京的盲文图书馆志愿者老师为他念诵,感受到了萨布瑞亚为西藏盲人的教育和康复事业作出的巨大贡献。

  由于是藏语言文学师范专业学生,受到萨布瑞亚的影响,感喟于自己求学道路上老师们的帮助,次仁也希望毕业后能够成为一名盲人教师,帮助更多的西藏盲童接受教育,成为他们求学路上的“眼睛”。

  2020年12月,次仁荣获2019年度“中国大学生自强之星标兵”称号。

  “我没有惊天动地的经历,对别人而言再普通不过的生活场景也需要我用尽全力,我更明白,没有我的小学、初中、高中以及大学同学的帮助,我没办法在校园里走动,无法去食堂打饭、回到宿舍睡觉……可以说,他们是我生存必须依赖的‘眼睛’,一位盲人,从此有了光,而你们,便是那发光的太阳。”次仁说。(中国青年网记者 李华锡)

责任编辑:李婧怡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国青年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需授权,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