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青年网

青春励志

首页 >> 正能量 >> 正文

“残奥冠军”谭玉娇:人生中最盛大的场面,我等了13年

发稿时间:2018-06-23 18:07:00 来源:

  谭玉娇:挑战自我就是体育精神的一种展示。视频剪辑:綦智鹏

  你要记住今天,这一天你等了13年。这一刻不管是否能成功,现在坐在这里的就是奥运冠军。我要记住这个场面,这是我人生中迄今为止,最盛大的场面。

 ——2016年里约残奥会奥运冠军谭玉娇

  13岁那一年,湘潭市残联进行运动员选拔,原湘潭市体校举重教练彭向荣一眼就相中了满脸青涩、倔强的谭玉娇,径直走过去问她:“姑娘,你想练举重吗?”

  “举重是什么?”自从7岁右腿患急性骨髓炎落下残疾开始,谭玉娇再也没接触过任何体育运动,姑娘渴望不被嘲笑,不再自卑,起码在注定输掉一半的人生中有一项能比别人强,她对教练说:“我不懂什么是举重,但是我想试试。”

  2016年里约残奥会,谭玉娇获得女子举重67kg级金牌,打破世界纪录。本人供图

  伦敦、银牌和对手

  和记者见面的那天,谭玉娇画了淡妆,擦了玫红色的口红。她的上身很健壮,稍微握紧拳头发力,大臂便立刻能“鼓”出两个包来。

  2012年伦敦残奥会,谭玉娇22岁,是中国残奥举重队中年龄最小、也是最有希望冲击女子举重67.5 kg级金牌的种子选手。高手如云,她需要在比赛中至少举出147公斤的重量,才能压制并超越强劲的法国选手加祖瓦尼·苏哈,圆梦金牌。

  每名举重运动员可承受的最大重量,是可以凭借身体素质和日常的训练状态推算出来的。按照谭玉娇的训练情况,举到147公斤平世界纪录没有问题,但是国家残奥举重队主教练李伟朴直言不讳,“按照实力,她可以举到155公斤。”

  奥运备战的集中训练为每天上午3小时。重量一点点增加,左肩旧伤开始隐隐作痛,谭玉娇一直咬牙坚持,希望能有更大的突破。“我是比较能吃苦的运动员,疼痛是家常便饭,再说没有哪个运动员是不疼的。”忍着、熬着,就算已经夜不能寝,她也没言语一声,第二天照常参加训练。

  “侥幸吧,我就希望举杠铃的时候,肩膀能没大事,一切都能扛过去。”谭玉娇是湖南妹子,但是说话宽厚豪爽,坚定的语气中透露出她急迫想赢的心情。她躺在举重床上,握杠、起腰、用力一举,眼泪瞬间涌出,“肌肉撕裂的疼痛,跟以前的疼完全不一样。”潜意识里,谭玉娇想,“完了!”。

  队医给出的诊断是左肩严重拉伤,建议暂时停止训练,能恢复正常的时间未定。还有三个月的时间就要参加人生中第一场残奥会,谭玉娇必须保持非常高的竞技状态,才有可能击败对手。而现实是,因为伤病她已经失去了竞争力,几乎没有办法撼动祖瓦尼·苏哈在赛场上的地位。

  谭玉娇正在进行训练。本人供图

  这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接下来的时间,谭玉娇非常积极地进行治疗,扎针、拔罐吃药,自己煮姜、醋、盐水热敷。每天都期望情况变好一点,但是训练中仍然是老样子,她每天都在过山车式的心理焦灼中经历希望与失望,内心风起云涌,却不愿让别人看到自己的绝望。崩溃的时候,回房间大哭一场,擦干眼泪不让别人看见。

  李伟朴教练太懂她了。

  自2009年谭玉娇进入国家队以来,李伟朴一直担任她的主管教练。他曾多次在公开场合对谭玉娇表示赞扬,“非常喜欢她的性格,像男孩,开朗,有性格。没有个性的运动员是成不了高水平运动员的。”谭玉娇把这种个性解释为湖南人的性格,“吃得苦,耐得烦,霸得蛮。”

  就在谭玉娇在低谷期徘徊不前的时候,李伟朴教练出手拯救了她。

  一个正常的训练日,他与谭玉娇进行了一次意义非凡的对话。“你知道么,即便以你现在受伤后的成绩,还是很有希望在伦敦残奥会获得银牌的。你才22岁,这是你第一个奥运会。你要这么想,有的人练了很多年,也不一定有机会站上奥运领奖台。在这么艰难的情况下,你还有机会去获得一枚奥运会银牌,这难道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么?”

  这话说的实在,对症下药,一下就释怀了谭玉娇的委屈和遗憾。“他这么一说完,我想我应该可以接受拿个银牌。伤病不是我能控制的事情,但是我真的尽力了,这是我能做到的,最好的结局。”所以在伦敦残奥会女子举重67.5 kg级的赛场上,谭玉娇坦然地输给了劲敌祖瓦尼?苏哈,以139公斤摘得银牌。

  谭玉娇的赛场作风非常强硬。虽然知道不能取胜,但是在比赛最后一次试举时,她和教练李伟朴一致决定改变战术,把重量追加到了祖瓦尼·苏哈保持的147公斤,不管能不能举起,都要逼她一把,压她的世界纪录。“要让她看到我身上的可能性,告诉她,这个中国运动员,实力并不差。”


  2016年里约残奥会,谭玉娇获得女子举重67kg级金牌,打破世界纪录。本人供图

  里约、金牌和世界纪录

  2012年后,谭玉娇的运动生涯是顺利的,不断地拿金牌,不断地刷新纪录。四年后,她迎来了自己人生中第二届奥运会。

  伦敦之后,法国选手祖瓦尼·苏哈提升了重量级别。里约之战,谭玉娇的成绩在同重量级选手里有明显优势,她最大的对手只有自己了。

  四年前伤病的心理阴影一直延续至今。备战期间,谭玉娇谨慎小心,特别害怕重蹈覆辙。她设定的目标是“打破”自己的世界纪录,不是“保持”。于是,她开始了漫长的、痛苦的与自己较劲的过程。

  “奥运赛场上,我们都说要拿奥运金牌,没人说世界纪录啊。”队友宽慰她,“不要勉强自己。”谭玉娇不这么想,“奥运精神论成功,不一定是达到多高的水平,而是挑战了自己、战胜了自己。”

  情绪、压力爆棚时,谭玉娇的身体亮起了红灯,开始出现胸闷、气短、乏累等不良生理反应。李伟朴教练建议她放缓训练,她拒绝了,她告诉教练:每次训练,标志性的“谭式吼声”能让自己轻松些。

  李伟朴带她到训练基地的操场上,只说了一句话,“喊吧,不要管别人怎么看。”从开始的不好意思到声嘶力竭,没有语言,谭玉娇喊了足足半个小时,一声一声,却把积攒的太多情绪通通发泄出来。喊完后,李伟朴说:“好好休息吧,没问题,老师相信你。”回到房间,她嚎啕大哭,整个人终于放松下来。

  谭玉娇承认,直到比赛的最后一刻,自己的竞技状态都不是最好。

  谭玉娇作为团北京市委宣讲团成员,前往各地宣讲中国残疾人运动员的故事。本人供图

  里约残奥会,女子举重67kg级决赛现场。谭玉娇已经顺利赢得金牌,与李伟朴在候场通道做着冲击世界纪录的最后一次试举准备。谭玉娇眼前有个电子屏,左边显示的是参赛选手的国家和姓名,右边显示的是前三次试举的重量,最后依次对应有个小框,从上到下显示的是对勾、对勾,第三次试举是红叉。谭玉娇深呼吸,盯着屏幕默念,第四次我一定要打破世界纪录。李伟朴站在她身后,拍打着她的肩膀,默默给她加油打气。

  那天的比赛日,恰逢周末。观众席上人声鼎沸,座无虚席。耳边环绕着嘈杂声,谭玉娇镇定地、坚定地从候场区走向赛场,坐到了举重床上。自动屏蔽了一切声音,从左到右扫视了赛场一周,她告诉自己:“你要记住今天,这一天你等了13年。这一刻不管是否能成功,现在坐在这里的就是奥运冠军。我要记住这个场面,这是我人生中迄今为止,最盛大的场面。”

  她迅速调整呼吸,进入状态。大喊一声,往下一躺,再喊,握紧杠铃,举。心里有底气,这一举,有了!放下杠铃后,她迅速起身,向后看裁判,三盏白灯同时亮起一致通过,里约奥运,成了!

  2016年里约残奥会,谭玉娇圆满打破女子举重67kg级世界纪录。她挥臂,为自己鼓掌,然后拥抱了教练。伦敦残奥会,师徒俩约定,如果能拿金牌,一定要在赛场上拥抱庆祝。这个拥抱迟到了四年。

  站上领奖台,谭玉娇热泪盈眶。无数镜头记录下这一刻,奖牌挂在胸前,她向全世界呐喊,“我做到了!”

  时光如梭,谭玉娇仿佛回到初中的政治课堂,老师问每个同学:“你们的梦想是什么?”

  谭玉娇很认真地做了思考,然后大声说:“我想成为奥运冠军,站上奥运会的最高领奖台。”(中国青年网记者 刘尚君)

 

责任编辑:李晨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人才招聘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Youth.cn.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

共青团中央主办 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承办 版权所有:中国青年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1020872号-17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