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共青团|青年组织|大学生村官|青春励志|西部计划|青少年爱国主义网|血铸中华|民族魂|文化艺苑|国学院|书画院|人物
祁连山下的黑河守护者

发稿时间:2018-03-10 09:49:00 来源: 甘肃网 中国青年网

  祁连山下的黑河守护者

  

  制图/许天野

  “一水出祁连,奔流到海不复回!”发源于青海省祁连县的中国第二大内陆河——黑河穿越张掖全境,流入内蒙古额济纳旗的居延海,形成了张掖这片河西走廊最大的绿洲。

  自2017年开始,因为义务守河人的诞生,默默流淌的黑河不再孤独——

  王克强观察自己的黑河“领地”。

  1 “母亲河”的宁静

  3月2日是一个难得的好天气,初春的阳光和煦温暖,湛蓝的天空下清凌凌的黑河水静谧地流淌,河道里不时能看到三五成群的野鸭、天鹅觅食的身影。远处河滩上,甘州区靖安乡新沟村六社72岁的王克强正赶着一群羊放牧。羊群与水鸟各自觅食,互不干涉,显示出一种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优美画卷。

  “老王,最近没发生什么事情吧?”甘州区黑河湿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3名工作人员一边忙着在河边电线杆上张贴第五个“世界野生动植物日”宣传标语,一边向王克强询问巡河情况。“一切正常,黑河安静得很。”“那就好,有啥情况请及时汇报啊!”

  像这样的询问对话,老王已经习以为常,因为自从去年8月份开始,牧羊人王克强又多了一个“义务巡河员”的身份,每天早晨8时30分至12时,下午2时30分至7时,老王的羊群会准时出现在新沟村附近两公里多长的黑河岸边。放牧的同时,老王会时刻严密监视着黑河边的一树一物。

  “我们正月初七刚一上班就已经在黑河边巡查了一遍,今天是第二次来黑河边向广大村民宣传野生动物保护知识。”湿地管理局的工作人员随后前往附近的村民家及集镇挨户发放宣传页。

  “现在黑河边来的人多,隔三岔五就有人来询问情况。”老王所说“来的人多”是指市、区、乡各级政府部门以及湿地、环保、水务、林业等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王克强见多了,也自然而然地知道他们来此地的目的,就是为了保护黑河生态不被破坏,调查的无非就是有无污染黑河水质、有无河道采砂、有无猎杀野生动物之类的问题。面对各种询问,老王也就少了许多拘束,将他平日所观察到的新情况一一汇报。

  巡河员捡拾黑河岸边的垃圾。

  2 敬业的义务巡河员

  离开王克强2公里多长的“势力范围”,沿着黑河继续向下游走去,就到了平玉金的“地盘”,长度同样2公里长,两人的巡护河段实现了无缝对接。

  “黑河又不是你们家的,你凭什么管我们。”“我是这里的巡河员,就有权力管你们。”这是去年刚刚担任“义务巡河员”的平玉金老人巡河时遇到的一次冲突,甚至遭到了对方的辱骂,而像这样的冲突在平玉金走马上任之初就发生过四五次。

  平玉金所在的靖安村位于黑河岸边,河岸边树木繁茂,实为一处消夏避暑的好去处,每年夏天都会有人带着亲朋在河岸边支起烧烤炉吃肉喝酒,产生的生活垃圾随处乱扔,平玉金好言相劝,却遭到了对方的无理辱骂。无奈之下,平玉金只好向村级河长陈兴虎汇报,后来几次事件在村委会领导出面处理下,对方才心服口服地将所产生的生活垃圾清理干净。

  “对于不听劝阻的,你可以适当地给予200元的罚款,如果不缴的话,我们村委会甚至乡镇府为你撑腰。”这是平玉金老人请求村级河长陈兴虎调查处理几次事件后,靖安乡靖安村主任陈兴虎口头赋予他的罚款权力,但平玉金对这个“权力”至今没有用过。因为自那几次之后,类似的事件再没有发生过。

  虽然在巡河的过程中遭受过“委屈”,但64岁的平玉金仍然坚守岗位。“人老了,瞌睡就少了。”每天早晨6点钟就醒来的平玉金习惯性穿上乡镇府特意为“义务巡河员”配发的代表身份的环保制服和袖套,骑着自己的电动三轮车驶向自己的“领地”,三轮车上放置着扫把、火钳子、垃圾袋等工具。在黑河边停放好小三轮,平玉金开始用脚步丈量自己的“领地”,将巡查发现的碎纸片、烂塑料袋等用火钳子夹起装进垃圾袋,2公里的距离巡查一遍需要将近一个小时。下午2时许,平玉金还会继续在“领地”巡查一遍。即便是现在黑河边已鲜有垃圾出现,他仍每天这样坚持着。

  “我大年三十开始休息,正月初三就又开始了日常巡河工作。”平玉金主要考虑到这片区域的黑河边有一片玉米地,生怕玉米秆被人点着引发火灾。

  3 生态保护深入人心

  今年46岁的陈兴虎自小在黑河边长大,在他儿时的记忆里,黑河岸边的靖安乡堪称“鱼米之乡”,河里鱼虾很多,岸边稻田连片,他家在2003年种植水稻面积达11亩之多,后来由于水质污染严重,河岸边垃圾遍地,2004年后靖安乡水稻绝迹至今。令陈兴虎惊喜的是,自2017年6月份开始,各级政府加大了环境卫生整治力度,村上将整治重点放在黑河岸边的陈旧垃圾和建筑垃圾清理上,整治后的效果明显,再加之上游污染源得到了有效杜绝,如今的黑河又重新焕发生机,鱼游鸟戏。

  据靖安乡相关负责人介绍,自“河长制”工作开展以来,该乡迅速成立了以乡党委书记任乡级河长、政府乡长任乡级副河长的靖安乡河长制工作领导小组,要求乡级总河长每月巡查河道不少于3次,村级河长坚持每周不少于2次。同时,该乡又增设了河流管理“段长制”,除乡级河长和村级河长外,河流所经过的每一个社,社长就是该段的河流段长,段长每天对所属区域进行巡查,发现问题及时处理,处理不了的,由上一级河长协调解决。该乡还结合全域无垃圾创建工作,乡政府组织各村统一行动,对乡域内所有河道按照“河面无漂浮物、河中无障碍、河岸无垃圾”的标准进行了重点清理,彻底清理、清运垃圾杂物20余吨,根除卫生死角30多处。

  记者从甘州区水务局了解到,该区确定河长制实施范围覆盖区域内所有河流和常年水域面积1平方公里的湖泊,按照“政府主导、属地管理、分级负责、部门联治、水路共治、全民群治”的河湖保护管理工作思路,全区明确区级河长30名,乡镇级河长51名,村级河长245名。同时,结合河长制的推行,探索将全区干支斗农渠也纳入河长制体系,建立渠长制,按辖区设立乡镇、村社级渠长。去年全区共清理整治河道50多公里,关闭退出砂石料场4处,基本恢复了河道原貌,去年春季在黑河河道两岸植树2000多亩,有效改善了河流生态环境,提升了河流生态环境功能和质量,同时综合整治河流及农村水环境,基本消除了因倾倒垃圾对河道带来的面源污染。

  黑河重归宁静,离不开王克强、平玉金这些巡河员的日夜守护。虽然已64岁高龄,且去年因翻车导致6根肋骨骨折,但平玉金仍坚持每天早晚两次巡河任务。用他的话说就是“既锻炼了身体,又保护了母亲河”。令他感到欣慰的是,经过一段时间的“河长制”治理,极大提高了村民保护河流的自觉性,“白天无垃圾,晚上偷偷倒”的现象已经很少出现在黑河边,大多时候村民都会自觉将垃圾倒入附近的垃圾池,即便有个别违反规定的村民,经过劝阻也会马上改正,再没有辱骂“巡河员”的事情发生。

  文/图 兰州晨报/掌上兰州 记者曹勇

责任编辑:李晨
奋斗的青春最美丽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微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微博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人才招聘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Youth.cn.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

共青团中央主办 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承办 版权所有:中国青年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1020872号-17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