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共青团|青年组织|大学生村官|青春励志|西部计划|青少年爱国主义网|血铸中华|民族魂|文化艺苑|国学院|书画院|人物
“疯子”警察张喆:决不让一个歹徒从我手中逃脱

发稿时间:2017-09-04 09:14:00 来源: 中国青年网

  编者按:习近平总书记曾讲过,“中国梦是民族的梦,也是每个中国人的梦。”“中国梦”发自亿万中国人的肺腑,也起始于每个人的点滴之愿。有这样一群人,他们舍小家为大家传递家国情怀,他们身体力行凝聚社会向上向善的力量,他们就是“圆梦中国人”百姓宣讲活动的宣讲人。中国青年网特别推出“圆梦中国人 奋斗最青春”系列报道,分享宣讲成员在人生成长奋斗的道路上敢于有梦、勇于追梦、勤于圆梦的青春励志故事,迎接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

  “圆梦中国人 奋斗最青春”系列报道⑤

  辽宁省辽阳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支队长、全国特级优秀人民警察张喆。中国青年网记者 宋晨摄

  中国青年网北京9月4日电(记者 宋晨)赤手空拳,以少敌多,生擒逃犯;多次乔装成毒贩,深入毒源地,以接头调货的方式,抓获上线毒贩;三次在千钧一发的危急时刻,果断开枪击倒凶犯,克敌制胜……

  看到这些,一个身材魁梧、浑身肌肉的硬汉形象浮现在记者脑海,可记者怎么也没有想到,眼前这个瘦小的“奶油小生”竟然就是张喆。

  27年的从警生涯,张喆担任过户籍民警、治安民警,在分局担任过巡长、探长,情报大队大队长,2014年1月成为了一名缉毒警察……他先后荣立个人一等功4次,个人二等功2次,个人三等功6次……当看到数不清的勋章挂满他的左胸,记者才敢相信,他就是全国特级优秀人民警察——张喆。

  2010年,张喆带领队友武装搜寻一名杀人犯。本人供图

  “哪怕用牙咬死他,也绝不让他跑了”

  “当警察是我从小的梦想。”张喆说。

  1989年高考,张喆拿着能上本科的成绩选择了辽宁警校中专班,圆了自己的警察梦。

  打击犯罪是人民警察的神圣职责,从穿上警服的第一天起,张喆就下定决心,无论何时面对犯罪,都要挺身而上。

  2003年,张喆与一名异常强悍的犯罪嫌疑人狭路相逢。犯罪嫌疑人叫刘某某,十九年间,流窜多个省市,夜间入室盗窃、抢劫、强奸,频繁作案,多次杀人,作案手段极其残忍,令人发指。当时,认定的127起案件,由众多刑侦专家和办案人研判评诂,不到他真正实施作案的10%。

  张喆告诉记者,嫌疑人虎背熊腰、擅长打斗,作案时多次遭遇抓捕都拼命反抗逃脱。比较典型的一次,是在内蒙古的某一个城市,近20名训练有素的青壮年将他围堵在一个狭小的房间内,激烈搏斗中,他打伤多人夺路而逃。

  公安部高度重视,将此案列为部督案件,部署全国各地架网守候。仅在后期,在案件高发的20几个城市,每天就有9000多名警力投入行动,这也是公安史上最大的一次规模架网行动,在辽宁称此案为“1号公案”。“当时我被抽到辽阳专案组,整整三个月,研究现场,走访证人,巡逻蹲守,就想能亲手抓住他!”张喆说。

  11月28日凌晨两点,张喆接到疑似警情,立刻驾车搜寻。在一个小路口时,突然发现一个体貌特征与嫌疑人极其相似的男子,正骑着自行车急奔。张喆一脚刹车,拉开车门,猛冲上去,将男子连人带车扑倒。

  “他摔倒瞬间抽出大菜刀向我猛砍,我瞅准机会踢掉菜刀,将他压倒在地。他拼命挣扎,又试图从怀里掏尖刀,我眼疾手快一把抢过,扔向远处。”张喆说,嫌疑人几次挣脱,又几次被扑倒,反反复复,搏斗了近十五分钟,满地都是他们两个人的血迹。

  当张喆最后一次将嫌疑人压在身下的时候,连把他手臂扳过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在那最后一刻,张喆做好了最坏的准备:实在不行,就用牙,咬断他颈动脉,咬死他,哪怕和他同归于尽,也决不能让他跑了。

  幸好巡逻的20多名战友们及时赶到,合力将犯罪嫌疑人抓获。

  “在讯问室,我看他坐在铁凳子上,是硬挤进去的,整个身体是被卡在铁凳子里,我环抱他腰部,双手根本合不上,其强壮程度可想而知。”张喆说,据犯罪嫌疑人交代,他跑百米的成绩是12秒,最多一次他一个人打倒了40多名建筑工人。

1994年一次夜间追捕逃犯,张喆在搏斗中被对方砍伤。本人供图

  追逃犯从五楼跳下 医生说,这“疯子”警察又来了

  虽然张喆并不魁梧,但他从小习武,常年坚持不懈,并且在大型比武中,夺得了辽宁省实战教官的荣誉称号。

  因为张喆知道,当警察随时都有可能面对穷凶极恶的歹徒,甚至会流血牺牲,只有技高一筹,才能克敌制胜,他始终坚守着正义必定战胜邪恶的信念,永不退缩。

  “这家伙身高1米97,体重260斤,被我一眼认出,转身就跑。”一次半夜,张喆偶遇毒贩,绰号“黑傻”,张喆一把薅住了他,“他反身举起大砍刀和我拼命,我顺势抓住他持刀的手腕,一个反关节猛力将刀磕掉。”

  张喆用高鞭腿猛踢“黑傻”头部,他的高鞭腿曾多次在搏击对抗中 KO对手,可用在这壮得像头牛的黑大个身上,却作用不大。

  张喆抓住他的腰带,将他撂倒,而毒贩猛地挣断了腰带逃跑,张喆立刻紧追。

  这时,张喆突然觉得眼前模糊,怎么擦也看不清,“黑傻”趁机逃进了公园,张喆也紧跟着跑进了公园,搜寻了近三个小时。

  等前来增援的同志赶到,和张喆打了个照面,发现张喆满脸是血,受了伤。到医院才发现,张喆的头部被刀砍开了个口子,血顺着脸、脖子、前胸、大腿流下来,把两只鞋都灌满了,医院地上一步一个完整的血脚印。

  医生要给他剃头发、打麻药、缝针,但是为了争取时间回去抓“黑傻”,张喆再三坚持不打麻药,就这样缝了五针。

  医生说,这警察不要命了,简直是个“疯子”。

  后来,张喆苦苦追捕“黑傻”12天,在第13天的凌晨,又是一次一对一的遭遇,狭路相逢,勇者胜,张喆亲手将“黑傻”抓获。

  “还有一次,我们遭遇一伙毒贩,他们一见警察四散奔逃。我盯准首要目标紧追不舍,几百米后,他逃进一片建筑工地,跑上五楼楼顶,见无路可逃,竟纵身跳了下去。”张喆说,“我看他落到沙堆上爬起来又跑了,也毫不犹豫跟着跳了下去。”

  “落地瞬间,我感觉内脏好像摔裂了似的,但咬紧牙,爬起来继续追。又追出了一千多米,我拼尽全力,将其扑倒,从他身上搜出自制手枪和军用刺刀。”张喆说,这时他开始剧烈咳嗽,鼻子和嘴直喷血,随后赶到的战友把他送到了医院。

  经诊断,张喆全身多处擦伤,关节多次挫伤,两根肋骨骨折,剧烈猛跑引发支气管多处破裂,就是老百姓说的“把肺子跑炸了”,医护人员调侃说:“‘疯子’警察又来了!”

  “人跑了,可以找机会再抓,从五楼楼顶这个高度跳下去,无疑是自杀,你没想过后果吗?”很多人问过张喆这个问题。

  “其实很简单,当时,我只有一个念头,就是绝不让这个歹徒从我手中逃脱。”张喆说。

2016年,张喆侦办飞哥贩毒案件,正在查询案件线索。本人供图

  贴纹身蓄络腮胡 乔装单刀赴会擒持枪毒贩

  其实,光靠勇猛难以成为一名好警察,更要有精准的判断和有过人的胆识。

  近年来,网络和物流高速发展,加之枪毒同源已成常态,毒品犯罪日趋复杂,毒贩更是凶狠狡猾。

  “毒品一日不绝,战斗一刻不止。”张喆说,作为一名禁毒警察,他已经记不清,多少次冒着生命危险去追寻一个天下无毒的梦。

  2014年4月,得知有少量毒品快递到辽阳,张喆顺藤摸瓜查到毒源地广东。为尽快抓获毒贩,他设计现场交易,引蛇出洞。

  当时,用六部手机,操六种方言,扮演不同的角色,跟毒贩周旋了两天两夜。最后,对方才答应马上在一大型地下停车场交易,但条件是只能有一个人到场交易。

  对于外地人来说,停车场内暗藏多少凶险,不得而知,没有可能一探究竟,更来不及部署警力。

  但战机稍纵即逝,张喆果断决定,由他一人化妆成买家,单刀赴会,队友们40秒后开始增援。

  “太危险了!对于生死瞬间来说,40秒太漫长了!会有多少变数?多少凶险?”队友纷纷表示这个方案不可行。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就这么办!”张喆仍坚持。

  在停车场交易现场,张喆故意敞开车窗,让对方看清他是只身一人,可对方还是很警觉,不肯下车。

  张喆拎出一袋子“现金”,说起毒贩的行话,和对方交流交易细节。

  对方两人终于下了车,张喆瞅准机会,一个高摔,将首要目标撂倒。毒贩凌空瞬间右手直接掏枪,张喆则死死抱住了他的双臂快速翻滚,不让他挣脱,同时控制与另一名毒贩的距离。

  生死40秒,张喆坚持住了,队友们及时赶到,成功将两名毒枭抓获,当场缴获冰毒47公斤。夺下的六四手枪,弹在膛上,一触即发。

  当天夜里,张喆带队直奔陆丰甲子镇,打掉加工工厂。并且,以此案为突破口,查清了一个涉及全国29个省的贩毒网络,公安部禁毒局连续两次在辽宁召开集群战役部署会,统一收网行动,一次就缴获冰毒440多公斤,抓获嫌疑人661名。

  “圆梦中国人”百姓宣讲会上,张喆提到儿子时眼眶中充盈着泪水。中国青年网记者 宋晨摄

  “愧对于家人,特别是儿子”

  “我把生活的每一天当做最后一天来过,因为我要多做事,并把每一件事力求完美地做好,可以说看淡了生与死。”都说禁毒警察是在刀尖上行走,但张喆说他从没怕过。

  这一切的背后,有着他不愿提及的,就是对家人的歉疚,特别是对儿子,有件事让张喆这辈子都不能释怀。

  全国大型清网行动那年,张喆的儿子九岁。

  当时,张喆连续化妆侦察34天,抓获11名有关联的历年外省网上逃犯。

  “我要出差,你快回家照顾一下儿子,儿子已经连续发烧好几天了。”在追捕最后一名逃犯的中午,张喆的妻子打来电话,让他回家照顾发烧好几天的儿子,他随口答应了。

  可当天下午的抓捕并没有预想的那么顺利,整整耗了一个通宵才抓获。

  当张喆为第十一名逃犯戴上手铐的瞬间,他才猛地想起儿子,而那时已是第二天凌晨。

  当张喆赶到家,开门的瞬间他惊呆了,屋内凌乱不堪,孩子趴在地上,脸色惨白。“爸爸,我太难受了,我都不想活了。”孩子随后四肢抽搐,紧接着在张喆的怀里休克了,怎么叫都没了反应。

  孩子在医院整整抢救了十二天,在那煎熬的十二天里,张喆无数次自责。

  “我33岁才有儿子,可我没管过他几天,好像没看见过几眼,他就长大了!”张喆说,哪怕用自己的命来换,也不要儿子有什么不测。

  儿子终于醒了,可连张喆都不认识了,过了很久才恢复正常。“每次想起这事,我都后怕,以至于好几年了都不敢提起。”

  张喆说,对于父母,更是没能让他们晚年生活无忧,反而让他们担惊受怕。“妈妈每次见到我,都要从头摸到脚,看我是不是又添了新伤。”

  有人说张喆是拼命抓歹徒的“疯子”,也有人说他是家里啥也不管的“傻子”,而张喆却说,别人怎么说,他都不在乎!

  “我就是一个警察,一个捍卫正义、守护人民的警察,决不让一个歹徒从我手中逃脱,就是我的使命,这份使命是责任,更是力量!”张喆如是说。

  相关报道:

  “圆梦中国人 奋斗最青春”系列报道①杨怀保:从黄土地走向潇湘大地 孝心从未改变

  “圆梦中国人 奋斗最青春”系列报道②王淑芳:20余载北斗路青春书写情怀依旧

  “圆梦中国人奋斗最青春”系列报道③胡所亭:笃真求卓 与高铁桥梁的青春约定

  “圆梦中国人奋斗最青春”系列报道④肉孜麦麦提·巴克:23年砥砺之路 从和田巴郎到石油专家

责任编辑:李婧怡
网上青年国学院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微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微博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人才招聘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Youth.cn.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

共青团中央主办 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承办 版权所有:中国青年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1020872号-17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