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娱乐|财经|舆情|教育|第一书记网|地方|发现|游戏|汽车
刘明:90后“学霸”休学赴非洲打工

发稿时间:2016-05-26 09:54:00 来源: 工人日报 中国青年网

  9个月后重回校园,刘明称,毕业后,继续到艰苦的环境中历练自己

  出生于1992年,标准的“90后”;湖北省黄冈市团风县普通的农家孩子,标准的“农二代”;武汉纺织大学环境工程学院给排水专业2012级学生,大一时成绩综合排名全班第一,大二时成绩综合排名全班第三,标准的“学霸”……这么多标签都指向一个人——刘明。

  然而,就是这个“学霸”的选择让大多数人跌破了眼镜:“休学9个月,去非洲建筑工地上当农民工。”

  漂洋过海去当农民工

  2015年5月,安哥拉首都罗安达,从一架来自北京的飞机上,走下一个年轻人。

  这个人就是刘明,他此行的目的是到一个建筑工地上当工人。

  他工作的地方是距罗安达700公里的一个小镇。从机场坐上皮卡车,经过14个小时的奔波,他们才来到工地,这是一个小城市的安置房工程。

  尽管临行前千万次地想象过这个场景,现实中的状况还是令他惊讶。

  “满眼望去,是一条条破败的街巷,一排排低矮的土房子,一股股黑臭的水流。街道到处都是垃圾,处处充满异味。当地妇女头顶着面包盆四处叫卖。”至今,刘明仍然记得刚踏上那片土地时的情形。尤其是在街上看到一些满嘴葡萄牙语、骂骂咧咧的高个子黑皮肤男人,他第一次感觉到了害怕。“国内建筑工地都有活动板房住,那里的住宿条件比活动板房差多了,就是用钢管和铁皮瓦搭盖的,四壁透风。”

  放着好好的大学不上,来到这个地方当农民工。不要说工友,刘明身边几乎没有一个人能理解。

  刘明说,他不是一时冲动。“当时已经上了两年半的大学,但自己对社会了解不多,我学的专业是应用型的,感觉自己的动手能力也不行。去非洲,在艰苦的地方生活,也算是一种锻炼。”2015年3月初,刘明看到一家建筑企业招聘工人赴安哥拉务工,开始有了休学去打工的想法。

  刘明的姐姐刘慧告诉记者,她至今都记得自己和家人当时的反应,“我们家虽然是农村的,但他从小到大也没吃过什么苦。一直在读书,不知道他受了什么刺激。”

  作为学校的“学霸”,培养他的老师们更是一致反对,“去非洲工地打工,既有安全隐患,也怕他耽误一年时间,影响到学习和毕业。”武汉纺织大学环境工程学院分党委副书记张莎莎说。

  可最终,学校理解了他的决定。他的执着打动了老师,学校批准了他休学一年的申请。“但直到我去年5月4日从北京乘飞机去安哥拉时,父母和姐姐都是不同意的。拗不过我,他们只得一直在电话里嘱咐我注意安全。”

  劳作9个月仅休息4天

  初来乍到的反差,几乎要摧毁刘明留下来的决心。“我想打退堂鼓,可没法逃啊。”

  刚开始,他和工友一样,每天拿着铁锹在太阳底下挖土方,穿的鞋子鞋底特别薄,工地上的砂石硌得脚很不舒服,每天都干得大汗淋漓。逐渐地,专业知识给了他帮助,他开始测量放线、安装管道,逐步熟悉项目运营管理:跑银行取工程款、采购、在电脑上整理建筑资料、开卡车接送工人上下班……

  工地上的生活很有规律,每天从清晨6点半工作到中午11点半,下午从1点半到傍晚6点,但也特别枯燥。当地基础设施落后,没有网络、电视,有时候连手机都没有信号。晚上,刘明就学习英语、葡萄牙语,或者玩玩手机游戏,“有时候特别闷得慌,就围着工地转几圈,看看星星。想家的时候,就爬上当地的瞭望塔看看。”

  他的工友李能强介绍说,公司负责建设当地居民的安置房,工期特别赶,没有双休日。刘明在那里的9个月,大家只休息了4天:元旦1天,中秋节1天,圣诞节2天。在他看来,“刘明虽然是大学生,但肯向只有初中文化的工友们请教技术,还特别能吃苦。”

  他们居住的工棚后面,有一大片天然的果树林,种着芒果、香蕉、菠萝。刘明和工友在中午休息时,就经常睡在树下,吃着水果,也别有一番风味。刘明逐步适应了这里的生活。工地上,蔬菜自己种,大米买进来,日子也就这样在平淡中一天一天度过。

  只有雨季的大雨会带来真正的紧张。由于宿舍地势较低,有几次下大雨,宿舍就被水淹了。工人们睡觉的下铺都泡在水中,刘明只得和工友们抱着被子,整晚坐在本来用于置放物资的上铺上,更危急的时候,他们还要和非洲工友一起,在大水中追逐捡回试图“水遁”的蔬菜和粮食。

  今年2月1日,临近春节,完成9个月的“另类实践”后,刘明终于回家了。“看到他回来,我们又高兴又想哭。”姐姐刘慧说,与去非洲前相比,本来很帅的弟弟至少瘦了十几斤,晒成了“黑人”,还有了抬头纹,看着像老了几岁,特别让人心疼。

  经过了艰苦的日子,刘明觉得很值,“现在听老师讲专业课,看到图纸,我的脑海里就会浮现该怎么施工的场景。学专业理论知识比以前更容易了。”他说,经过近一年在工地上的锻炼,自己可以独立地给施工工地进行管网配水,与人沟通的能力更强了,学习也更有针对性、方向性。

  刘明告诉记者,9个月时间他挣了三四万元,“今明两年的学费生活费都有了着落,我们家在农村,我以后的学费不用父母负担,这也算是‘另类实践’的物质收获。”

  “虽然在非洲那段时间过得很艰辛,但我不后悔,这段经历也让我看到了自身的不足,明白了努力的方向。重新背起书包,在校园里安静地上课,我却很怀念大西洋的风,以及热爱唱歌跳舞的人们。”明年大学毕业后,刘明还打算参加一些志愿服务,在艰苦的环境中继续锻炼自己。(本张翀 侯庆)

责任编辑:杨知澎
奋斗的青春最美丽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微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微博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