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励志人生

钱理群:做青年与鲁迅之间的桥梁

http://www.youth.cn  2014-12-22 07:58:00  中国青年网

  ■ “我与青年”读者见面会举行

  ■ 北大教授钱理群分享半个世纪来与青年交往的故事

  钱理群从一开始就打算做青年与鲁迅之间的纽带与桥梁,只是他发现不同年代的青年,对鲁迅也有不同的接受角度。

▲ 钱理群在“我与青年”见面会上做主题演讲。

  12月20日下午,北大教授钱理群在三联书店举行了“我与青年”的读者见面会,一如他平日里讲课、讲座的盛况,现场读者踊跃,很多人站着听完全场。

  12月12日,在“钱理群作品精编”系列出版座谈会上,75岁的钱理群表示,告别的时候到了,他将逐步退出原来参与的各种“界”,把最后的时间留给自己与家庭。但从20日的见面会来看,他并没有割断自己与青年——从40后到90后——的关系,也因此,没有割断与现实中国的关系。“我和你们的关系就像热爱你们的祖父一样,你们在未来面对自己问题的时候,始终有一个老人在默默关注你们。如果你们需要我帮助,我会提供帮助,如果不需要,也没关系。”讲座的结尾,钱理群这样说。

  为何青年爱老钱

  用流行的话说,钱理群是网络红人、北大男神。12月12日的告别演说发到微信公号后,一周里就有7万多阅读量,“说明钱老师的思想和思考在今天还是受关注的。” 三联书店副总编辑、《读书》执行主编郑勇说。

  从1985年登上北大讲坛开始,钱理群便是学生们的追星目标。北大中文系副教授邵燕君1986年进北大,慕名去听钱理群讲鲁迅,“教室照例被挤得水泄不通,连窗户上都‘挂’着人。”1997年钱理群在北大开“周氏兄弟研究”的课,学生爆满,从小教室换到中教室,从中教室换到大教室,别人告诉他,“北大各系最牛的学生都到你的课堂上来了。”2012年退休10年的他在北大演讲“人生如梦——回顾我走过的路”,偌大阶梯教室,人群漫到讲台两边,延伸到了走廊里。

  解释钱理群为什么受青年欢迎的理由,也许一篇论文都无法回答,也许一句话就能概括:青年爱老钱,只是因为老钱更爱青年。1960年北大毕业后,钱理群被分配到贵州,一个从来都是生活在大都市的精英家庭的孩子,被分配到中国最边远、最底层的专科学校任教,且可能因为出身问题,永远回不了北京。但钱理群并没有因此消沉,他选择的方式,是搬到学生寝室,跟学生同吃、同住、同玩、同劳动。“文革”后期,他更与一批青年一起办读书会,也就是如今所谓的“民间思想村落”,在他看来,那段经历是大家一起冒着生命危险,追求真理而读书,而他因此成为了整个地区最受欢迎的老师。

  1978年,钱理群以39岁高龄考回北大,跟随文学史家王瑶读研。1985年,这位46岁的“青年学者”终于有机会登上讲坛,为60后、70后乃至80后的青年讲授鲁迅,直到2002年退休。他的讲课风格征服了不同年代的学生,邵燕君一开始见到钱理群,只觉得是一个脑袋硕大、头顶半秃的“又矮又胖的中年人”,但一节课听下来,“不是如沐春风,而是如浴圣火。他的声音里确实有一种魔力,能对人产生‘催眠效果’。每次听完他的课,我都有种感觉,好像从剧场里走出来。但我并不觉得他营造的精神世界不真实,而是觉得现实的世界太涣散了。”

  而钱理群的待人处世,当年北大有一句流传甚广的话:“陈平原说好吃的一定好吃,钱理群说难吃的一定难吃。”本用来形容两人的口味标准,后也借以比喻两人对学生学术水平的判断标准,以示前者之严与后者之宽。

  在1980年代,钱理群家的门是学生随时可以进的,以他自己的回忆文章,那间斗室对当时的北大学生,“可以随时闯门而入,在书堆里乱翻,然后坐下来高谈阔论,即使‘神聊’到半夜二三点钟,也不会有人干涉。”

  那些在钱理群家高谈阔论过的青年,很多年后也常惭愧于当年的行为:不仅影响老师休息,也往往让他的很多珍惜资料不翼而飞。但这样的故事在钱理群的回忆里,却呈现为:“如果有青年来拜访我,我就会跟他讲我要写什么,青年一般会提出问题或意见,这个问题和意见就被我吸收了。我就一遍遍讲、一遍遍吸收,讲到一定时候就成熟了。讲的时候非常注意学生反应,学生作业中最精彩的部分都被吸收到我的作品中,这构成我学术著作非常特别的一个特点,而且保持到晚年。我晚年的写作,都会大量引用青年学者的观点,我非常关心青年学者的表现和著作,我用很多时间看他们的著作,凡是精彩的地方,一定要引入到我的书里来。”20日在见面会上他说。

  而不同于时下导师与学生“第一作者”、“第二作者”的通行关系,钱理群用青年的观点,更像是以自己的书,给青年开推荐信。《心灵的探寻》的扉页,他写道:“谨献给正在致力于中国人与中国社会改造的青年朋友。”里面他不引名家理论,引的是学生作业,且均有出处。当时与他一起提出“历史中间物”概念的还有汪晖,对外,钱理群总强调汪晖是这一类鲁迅研究的代表。虽然他已是北大副教授,汪晖还是社科院的博士生。

  见面会上他对这种做法略作说明:“一方面对我的书是一个吸收,使我的书的思想能够处于前沿的位置,另一方面也是借这个机会把这些青年学者推出去。这样青年学者实际上参与了我的研究和参与了我的教学。我愿意把它看成生命的共同体,大家共同地来进行研究,来进行教学。”

  在钱理群看来,他并不觉得自己是在帮助青年,而是一种“双向感恩”。因为年轻人带给他的新鲜经验,“我这个老宅男是通过他们才与现实世界、底层社会保持着生命精神联系,也是他们不断推进来的新鲜的生命气息让我不停地思考,保持了思想的活力。所以青年人老说钱先生我是不是耽误你时间?我说不是耽误我,而是我需要。用现在的流行话说是生命的共同体。我想用这两句话概括我和青年的关系:‘谁也离不开谁,谁也不依附于谁。’这是一个平等和互助的关系。”

编辑:朱迪 来源:东方早报网

返回首页>>

分享到:中青微博

相关阅读
  • Youth.cn.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证0507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