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励志人生

天价恋爱培训班:帮你找到“男神女神”

http://www.youth.cn  2014-11-11 15:51:30  中国青年网

  新华网:北京11月11日新媒体专电(记者尹平平)11月11日,又是一年一度的“光棍节”。尽管“双十一”已经被商家包装成购物狂欢节,但不要忘了它的“初衷”。此起彼伏的“买买买”遮不住单身男女的落寞——“连购物车里的宝贝都清空了,我却还剩着……”

  并不是所有的剩男剩女都“坐以待剩”。他们当中的一些,采取了积极的行动,比如上恋爱培训班。尽管课程定价动辄三五千,甚至高达十万,但在一些单身男女当中却相当受欢迎。

  谈恋爱还用得着学?花天价上了恋爱培训班,就能如愿“嫁给男神”,或“迎娶白富美”吗?

  谈恋爱怎么学?

  周六晚上,在灯红酒绿的北京三里屯village,肖杰拦住一位正逛街的长腿美女,磕磕巴巴地对她说:“你、你好,你很……漂亮,我、我想认识你。”

  这是肖杰所学恋爱培训课程实战部分的第一课——通过上街搭讪克服自卑。接下来,他还将学到相亲怎么表达、约会怎么穿、怎样回复女生的微信能加分……这是多数面向单身男青年开设的恋爱培训课程都有的内容。

  姑娘们更关注情感,为她们设计的课程没那么多“实战技巧”,更像是心理疏导。

  周五晚上,在北京大望路附近的一间商住两用公寓楼里,40多个初次见面的人围坐成U字形,按座次逐一介绍自己:公务员,和相亲对象接触中,似乎双方都有意但他却迟迟不表白怎么办;国企职工,刚分手,被抛弃后极度自卑产生了社交障碍怎么办……

  这是赵永久的情感沙龙,每周两次,每次费用30元,已经开了6年。参加的多为单身女性,受过高等教育,其中有至少两成是研究生学历,工作收入稳定。

  袁圆3年前就开始来参加沙龙了。和男朋友分手后,她还上了赵永久开的“爱的能力”婚恋心理训练营。课程价格是3天4880元,对袁圆这个小职员来说很贵,但是她说:“特别后悔没有早点来上这课!”

  “恋爱训练营”创始人吴迪从事两性方面的心理咨询已有十几年,每小时咨询费上千。肯花这笔钱来做咨询的,多数正在闹离婚,可2008年前后来了个新群体——30岁左右的单身女性。

  “她们学历收入都很高,相貌也不错,来问的问题都一样:找对象困难,很焦虑。”吴迪感觉,“单独给她们做一两次咨询没有用。”2011年,她在上海开创了“恋爱训练营”课程班,3个月4500块,内容包括讲座、沙龙、一对一的咨询、舞蹈课、社交派对等等。

  墨菲斯6年前入行是为了传授自己的逆袭经验。几次失败的情感经历令他痛定思痛。花了半年时间,他通过看书、女性杂志和上街搭讪等方法,把自己培训成“恋爱大师”,然后开班授课,向男同胞们传授经验。

  现在,墨菲斯3天的面授课程价格高达8800块,处于行业上游。小班教学,每次只收10个左右的学员,很多时候需要提前一个月预约。比起这种课程班,他更喜欢帮人制定方案追求目标对象,单次收费高达10万元,“追不回来不要钱”。

  谁在花钱学谈恋爱?

  此前为了疗治情伤,袁圆跟闺蜜聊过,向父母求助过,但不解决问题。“我觉得实在不行了,必须得找专业人士帮我分析。”

  最痛苦的时候,袁圆也曾去过专治精神疾病的北医六院,花300块钱挂特需门诊,做心理治疗。可是,这样的治疗也就是在向医生倾诉。整个疗程要十数次,全下来也要几千块。最后她还是去找了赵永久。

  劲少也曾求助于心理咨询。那时他还在香港浸会大学念书,因无法处理和女朋友的矛盾,痛苦难以自拔。他每个礼拜都去找学校做心理咨询的老师求助,但“效果让我失望”。

  2012年他开始上恋爱培训课程。老师很快指出劲少和女朋友之间问题的根源,陪他逐一化解。劲少“蛮感谢老师”,和女朋友的关系维系到了现在。

  穆城雷一个月前也上了个恋爱培训班,花了3千多。之所以去学这样的课,他说是因为自己的感情经历几近空白。

  穆城雷从哈尔滨工业大学毕业之后从事科研工作。他身边无论同学还是同事,都很少有女生。“女生们还有闺蜜,能聊一聊感情,你见过几个大老爷们儿坐一块儿聊感情的?”穆城雷对记者说,男人之间不谈感情,不代表没问题。

  像他这样俗称“技术宅”的男青年们,是这类针对男性的恋爱培训课程最主要的消费群体。

  恋爱培训市场很大很乱

  无论是对朋友还是家人,穆城雷都守口如瓶,决不让人知道自己在上恋爱培训班。不仅因为“要面子”,还因为有些面向男性的恋爱培训班有色情内容——教男孩子们如何“享受一夜情”。

  多数面向男性的恋爱培训课程老师会自称PUA(PickupArtist)。这是个从西方引入的概念,翻译过来就是“泡妞专家”。

  赵永久管自己叫“情感教练”,并不否认与PUA有类似之处。吴迪则再三强调自己的心理咨询师身份。二人都认为心理学专业的背景是行业资质必备。

  自视为资深PUA的墨菲斯却觉得,心理咨询那一套根本没用。他说心理学的书他一本没看过,教学靠的是情场经验。但也有一些PUA被揭发——他们自己根本没交过女朋友。

  “我们这行里的PUA,真正自己情感经验丰富的人很少,多数人也就是能吹牛。”绛妖精,作为PUA当中罕见的女性,这样评价自己的一些同行。

  恋爱培训班不像其他考证的培训班那样有通过率作为标准。记者采访过程中,也遇到过一些学员反映课程令自己失望,但老师说是因为他们自己“没有打开心灵”。

  收费则是另一混乱所在。3天的面授课程最便宜的3000块,最贵的将近1万元。私人订制的求爱方案则高达十几二十万。

  而当记者问到定价标准,他们异口同声——“参考同行”。追问成本,有人干脆说“不管怎么样,不能定太低,否则人家反而看不起你,不上你的课。”

  赵永久认为,“行业还处于拓荒期。每隔几年,从业人员就会新陈代谢。”PUA们则有不少人根本就是利用业余兼职,招不来学生了,就继续干自己的老本行。

  尽管如此,墨菲斯仍然对恋爱培训的未来很有信心,他认为“我们将会像新东方英语一样,成为社会再教育中的重要学科。”

  穆城雷觉得很多同龄人都确实需要这样的培训课程。“我身边好多人情况跟我差不多,理科男,奔三了,情感一片空白。”

  “无论是家里还是学校,都教我们追求一种确定性。可爱情是不确定的,不像学习那样单凭努力就能得到,家里、学校也不教。”穆城雷希望这种课开进大学里,“如果早接触到这种课程,我想也就不会有那么多优秀的男生找不到女朋友了。”(参与采写:王婧琦)(应受访者要求,除吴迪、赵永久外,文中人物皆为化名)(新华网北京11月11日新媒体)

编辑:朱琪红 来源:新华网

返回首页>>

分享到:中青微博

相关阅读
  • Youth.cn.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证0507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