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励志人生

13平米的云

http://www.youth.cn  2014-10-08 16:00:15  中国青年网

  文/葛闪

  17年前的我正读初三,因为面临升学压力,许多同学都选择了住校,我也没例外。

  晚放学是晚上10点,之后任何人不许在教室逗留。于是很多人买了手电筒,在被窝里“加班”。我的家境最为窘困,一个并非生活必须品的手电筒,我实在不忍心向母亲张口,只好另想他法。

  那时学校没路灯,只食堂门外有一盏40瓦的守夜灯,发出晕黄的灯光。买不起一只手电筒的我不愿将自己的窘迫呈现在大家面前,好容易捱到同学们进入梦乡后,我便翻身下床,蹑手蹑脚开门,耗子般穿过走廊迂回到那里,借着昏黄的灯光,拼命地汲取书中营养。初春二月的风一刀一刀地刮着我的身体,我却浑然不顾。

  第一晚,相安无事。第二晚,我便被巡查的门卫给逮着了。门卫是个50多岁的老头,姓范,长得慈眉善目的,可发起脾气来就成了凶神。在他的喝斥下,我灰溜溜地跑回了宿舍。但第三晚,我还是到了那里。12点时,我正准备回宿舍时,又被范老头给抓住了。这次,范老头没有饶恕我。

  第二天晚自习放学后,我就到了范老头的值班室。我值班,他睡觉!看着他睡得跟猪似的,我恨得牙痒痒。没办法,范老头说了,不替他值班,他就把这事上报学校!本以为,值几天就行,谁知范老头眼一瞪说:“值到毕业!”

  就这样,我每晚都替他值到凌晨一点,而他每晚因为我的辛苦而睡得舒舒服服。不过时间久了,我竟喜欢上了这种惩罚,还暗笑范老头的愚笨。冬夜里,我在屋里暖暖和和的,胜过屋外多少倍;夏天,室外有无数蚊子对我虎视眈眈,而13平米的门卫室里点了蚊香,头顶上还开着台吊扇,真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学习场所。

  我心里暗喜,但脸上还是装作不快。只有这样,才能麻痹住范老头。

  中考结束那天,我喜滋滋地将范老头的愚笨讲给同宿舍的人听。大家也跟着暗笑范老头的糊涂,又佩服我的“轻功”——半年下来,居然没人知道我夜夜出门。

  但是却有人“咦”了一声,好奇地问:“范老头的呼噜声比震天雷还响,你能静心学习?”

  我一愣:“范老头不打呼噜呀!”

  可是好几个同学都说范老头的呼噜是出了名的,其中一个同学和范老头同村,还是近邻。

  天地静默。我突然明白了什么:范老头哪里是真正地惩罚我,那无数个夜晚,他又何曾真的入睡过?毕业那天,我走进门卫室就流了泪,刚想说什么,就被范老头止住了。范老头笑笑,把手指放嘴上“嘘”了一声,笑说:“考上就好,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说完,连推带搡地将我“赶”了出去。我发现,范老头的笑容挺好看,脸上的褶子像是一朵朵花。

  我知道,那13平米的小屋就像是一朵13平米的云,不仅为我的身体遮风挡雨,还小心翼翼地呵护着我的尊严,这一生,它会一直温暖、呵护着我。

  (来源:半月谈系列刊物《品读》——全国十佳文摘期刊)

编辑:晓宇 来源:半月谈系列刊物《品读》

返回首页>>

分享到:中青微博

相关阅读
  • Youth.cn.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证0507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