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励志人生

江西76岁失明老人46年如一日坚守革命烈士馆

http://www.youth.cn  2014-09-23 07:44:00  中国青年网

  46年的时间里能发生什么?可以让一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变成白发沧桑的老人,但对他而言,却没有任何“变化”:46年如一日守护着方志敏等革命先烈的纪念馆,无数遍地为人们讲解英雄事迹。日渐蹒跚的脚步、早已失明的双眼。他便是上饶德兴市76岁老人程樟柱——龙头山乡革命烈士纪念馆义务讲解员。

  到底是怎样的一份信仰,可以一个人46年里只专注于一件事;双目失明如何还能行动自如地讲解;一个人守护着纪念馆该怎样生活……带着诸多疑问,3月31日一大早,记者专程赶到程樟柱工作地,试图解开这位古稀老人“平凡”且传奇的故事。

76岁失明老人程樟柱46年如一日坚守革命烈士馆

  曾是一名特种兵 意外使他失明

  1960年,22岁的进入了北京空军某部当上了一名特种兵,这用程老的话来说,那就是一种荣誉,“当时有100多人参加考核,只有我进了这个部队。”来之不易的机会让程樟柱十分珍惜。幸运中伴随着意外。1964年7月的一天,程樟柱在部队打篮球时,被战友打伤了右眼眉骨,“当时不觉得有什么,只是感觉有点不舒服而已,后来发现严重了,去了医院。”

  受限于当时的医疗条件,他先后在大连、沈阳、北京的各大军区医院治疗,病因一直没被查清, 眼睛问题没有好转,反而越来越严重。在沈阳治疗时,眼部病情再次加重,程樟柱所在的部队便将他紧急送往北京治疗,虽经多位专家手术,可惜的是,他的视力再也没有恢复,此时他的左眼已失明,右眼视力为0.04,“看东西很模糊,字要写得手指那么大才能勉强看清楚。”程老说。

  从1964年7月到1968年的3年多时间里,程樟柱在全国多个军区医院治疗,但终究没有恢复视力。几乎失明的程樟柱选择了退伍,“因为我觉得我不能再为部队做贡献了,就不能享受国家给的待遇。”

46年如一日守护着方志敏等革命先烈的纪念馆

  主动放弃疗养回乡

  退伍后,部队多次表示希望程樟柱住进军区疗养所,但均他被“我没为国家做贡献”婉拒,部队最后答应了其回乡守护革命烈士纪念馆的请求。

  1968年,程樟柱回到德兴老家,来到龙头山革命烈士纪念馆,从此便在这里安了“家”。如今的纪念馆门口两棵参天大树气派不凡,院内整齐干净,一草一木都被修剪的错落有致,但程樟柱刚来时却是另一番景象。

  程老说:“当年纪念馆只有一座破败的房子和8张照片,四周到处都是垃圾,根本不像一个纪念馆。”于是,借着微弱的视力,程樟柱开始修整纪念馆,光是垃圾便挑出了300多担,同时,他还走村串户收集珍贵资料和展品,“我去了很多老红军的家里,刚开始有些人不愿意把自己珍藏的物品给我,我说这是为子孙后代造福,展示革命先烈的伟大事迹,比放在任何个人的家里都有意义,经过这样一说,不仅老红军们纷纷拿出自己的收藏,附近的百姓也把一些和烈士有关的物品送到了馆里,有书籍、照片、还有军刀、手雷等等。”靠着程樟柱的不懈努力,经过数月的艰辛,原本破旧不堪的纪念馆被修缮一新,大量珍贵史料被放进了纪念馆中。而程樟柱也开始了他46年如一日的守护之旅。

  “革命先烈的故事,哪怕只有一人来,我也会仔仔细细地讲。”

  3月31日清晨6点半,不需要闹钟,也不需要任何人提醒,程老已经起床,这是他数十年来养成的习惯。然后他便一边在纪念馆里散步,一边听收音机。老人说他最喜欢听的节目就是央广新闻和军事节目,“我虽然眼睛看不见(1980年,他已双目失明),但我能听,我喜欢了解国家大事。”半小时后,他到厨房吃早餐,然后再到院子里帮着打扫落叶、擦拭玻璃。收拾完后,老人便打开大门,迎接前来参观的游客,熟练动情地给他们讲解方志敏等革命烈士的伟大事迹,“以前从房间到纪念馆要走173步,但是现在有点老了,步子小了,要走200多步。”尽管如此,老人对纪念馆里的一草一木、一桌一椅都了如指掌,熟悉程度不亚于任何明眼人。下午六点,吃完晚饭后,老人依旧会拿出收音机,在院子里收听着各类新闻,将国家大事融入到自己的解说中,这便是老人46年里的常规一天。

  46年间,程樟柱接待过多少人、讲解过多少次他已记不清,但每一次的讲解他都很认真,一丝不苟。因为给大家讲述先烈的光辉事迹,是他最开心、也是最希望的事情,“我记得有一年,一个13岁左右的小男孩来到馆里,说爷爷您给我讲讲方志敏的故事吧,我说好,然后我就带着他走遍了整个纪念馆,只要他感兴趣的,我就说给他听,平时45分左右的讲解,我说了一个多小时,因为我高兴,革命先烈的故事,哪怕只有一人来,我也会仔仔细细地讲。”

程老说他早已把纪念馆当成了自己的家

  “我死的那天便是我义务讲解员结束之日”

  “40多年都在做同样一件事情,不觉得寂寞、枯燥?”是程樟柱被人问的最多的问题,但他回到道:“我不仅不觉得,反而很开心,在我生病时,国家为了治好我的病,花了好多钱和精力,我只有陪先烈们说说话、做做伴,让人们了解他们的事迹,知道现在美好的生活都是先烈们抛头颅洒热血换来的,也算是我对国家的一点回报。”

  采访中,程老的一句“我死的那天便是我义务讲解员结束之日”,感动了在场所有人:为了自己的信仰,可以坚守一生,至死不渝。程老有健在的老伴,有三个儿子,但他极少回去,他说纪念馆就是他的家。即便是过大年时,他也是偶尔回去,10次就有8次呆在纪念馆里,“因为我觉得大过年的,我更应该陪着他们过年,家里人也很理解我。”

 

 

编辑:晓宇 来源:中国江西网

返回首页>>

分享到:中青微博

相关阅读
  • Youth.cn.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证0507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