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励志人生

音乐带给山里孩子“多一种可能”

http://www.youth.cn  2014-07-06 10:03:11  中国青年网

  清晨7点,和往常一样,云南省腾冲县芒棒镇浙江师范大学行知学院希望小学新的一天在“响亮又热闹”的鼓乐声中开始了。

  33个孩子,有的架着比自己身体重上好几倍的大鼓,有的憋红了脸吹着号,有的不停伸展着胳膊击打大镲。5月的清晨,平均海拔3500米的高黎贡山还有些微凉,孩子们的长裤都破了洞,穿着凉鞋甚至是拖鞋的脚裸露在外,起满了皮。

  站在学校只有篮球场般大小的操场边,40多岁的张文广反复揉搓长满老茧的手心,黝黑的脸上看不出表情。一个小时的练习里,这个鼓乐队的“指导老师”会一直盯着挤在小操场上练习的学生,偶尔用嘶哑的嗓子去纠正学生的动作。

  每天早上和傍晚,都是这只村小鼓乐队固定的“表演时间”。而这种“表演”,他们已经坚持了1000多个日夜。摸着自己用钢筋串着木板搭起的谱架,张文广感慨道:“3年前你如果告诉我在我们学校能建起这么一支鼓乐队,我会觉得你在吹牛。”

  没有秘诀,只有用心

  3年前,当第一批中国青基会和奔驰公司资助的乐器抵达高黎贡山上的村小时,孩子们都冲出了教室,把鼓、镲、号这些“只在课本上出现过的”乐器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站在一边的张文广脸上笑着,心里却揪得慌:“村小哪里有像样的音乐老师啊?”

  那个时候,张文广教六年级语文和数学,还兼任学校的大队辅导员,尽管“天天忙到沾枕头就睡”,但把学校所有老师都数了一圈后,“怕孩子们失望”的张文广还是决定亲自上阵。上大学时,他是班里的文艺积极分子。

  要教一群没有任何声乐基础的孩子学乐器,难度可想而知。仅仅是让孩子感受到声音强弱分辨的这一堂课,张文广就用琴整整弹了10遍曲子,可效果仍然不理想。

  没有捷径可走,只能是一遍又一遍地练习。不过几十天的工夫,张文广的手心长出老茧。这个曾经在大学里最爱唱歌跳舞的“文艺青年”在孩子们入眠后,继续批改作业、学习音乐教材和乐器,每天一熬就是凌晨三四点。

  学校不比城里的重点小学,只是一张16秒曲子的简谱,都需要张文广去20多公里外的镇上买好纸,再用毛笔一笔一画誊抄好。这样一件张文广口中“简单”的小事,一般需要他花上大半天的时间。

  鼓乐队是建起来了,同时合练成了新的难题,张文广还需要一块足够大能摆放在操场上的“谱架”。那几天,他“愁坏了”,甚至夜夜失眠。学校资金有限,连教孩子们音乐课自己都是“义务帮忙不多拿一分钱”,张文广实在不忍心向校长开口。

  愁的慌,张文广就绕着校园一圈圈地走。几天后,他盯上了隔壁工地的钢筋,这个村小里备受学生尊敬的“张老师”在工头面前低下了头:“大姐,给我们两根钢筋好不好,我想给孩子们做个谱架。”

  要来钢筋,他和村里的师傅动起手来,把废弃的大木板打上几个洞,串上钢筋,立起来时,一个“谱架”就此诞生。

  靠着用钢筋和木板制作的谱架、几十张手抄大号线谱、还有1000多个日夜的练习,这支边境上的村小鼓乐队拿下了几天前在北京举行的希望工程鼓号队汇演全国第二名。

  尽管瘦了十几斤,又被同事打趣“憔悴不少”,张文广回忆起过去,只轻描淡写一句:“孩子们吃的苦,更多。”

  在大山,音乐有种“能抚慰人”的力量

  把手搭在前面打鼓同学的肩上,后面吹号同学的手也搭上自己的肩膀,一列学生一边哼着歌,一边给前面的同学按摩起来。

  这个动作,是李红蓉练习间隙和同学们自创的。每天练习时间已不算短,但耐不住孩子们的热情,晚上总得张文广“黑了脸”,平日早该休息的孩子们才肯放下手中的乐器。

  李红蓉的肩痛就是这段日子患上的。12岁的小姑娘最喜欢把胳膊伸得直直的,只有这样“能让大镲的声音更好听”。握镲的手和胳膊一直不停抬上抬下,十几天的时间下来,手指被布磨出了成年人一般厚的老茧。

  摸着老茧,李红蓉把头埋的更深了,“这些都不好意思跟老师讲的,我不想放弃这个,我怕老师心疼我就不让我练了”。只是,每天练习结束时,她会把自己的大镲擦了一遍又一遍,轻声开口:“今天你辛苦了,好好休息下吧,明天见!”

  “大镲是我最珍贵的伙伴。”李红蓉的眼睛里噙满了泪水,这个小学五年级的山里姑娘,父母在外打工,一年只回来一次,平日在家的只有奶奶。想父母了,这个全班第一名以前只能偷偷躲在房间里哭,如今,她在墙上全是破洞的家里不停比划打大镲的动作,“不停地练就不会那么想爸爸妈妈了”。

编辑:朱琪红 来源:中国青年报

返回首页>>

分享到:中青微博

相关阅读
  • Youth.cn.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证0507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