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励志人生

白洋淀畔的艺术梦:农村孩子志向世界舞台

http://www.youth.cn  2013-08-12 09:07:00  中国青年网

来自中央音乐学院的卢山教孩子们练习小号。中新网记者 马学玲 摄

来自中央音乐学院的刘晓煜教孩子们练习长笛。中新网记者 马学玲 摄

  中新网8月11日电(记者 马学玲)距离北京100多公里的河北安新县端村,每逢周末,这里都会迎来一群北京名校的师生,给农村孩子教授器乐、芭蕾、美术、戏剧等经典艺术。简陋的教室成为琴房,废旧的黑板上画着世界名曲的乐谱,“用艺术扶贫”是这些“候鸟老师”的初衷,通过艺术,他们种下了让农村孩子“站上世界舞台”的梦想。

  “候鸟老师”:周末坐车3小时来农村上课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先吸气,吸足气再吹!”“把琴拿稳了,不要晃,眼睛看着五线谱,要学会手脑并用。”“这个节奏教了多少遍了,回家后一定要练习!”

  长笛、短号、圆号、小提琴、大提琴、非洲鼓……伴随着老师们的讲课声,八九间教室传出各种乐器演奏声,这不是城里的乐器培训班,而是河北省安新县端村镇的西堤小学。

  8月10日,在路上颠簸了约3个小时后,记者跟随来此上课的老师以及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的工作人员,来到这个坐落在白洋淀景区附近的小学。下车后,走过一大段泥泞崎岖的乡间小道,来到学校院子里,孩子和家长们早已做好准备,等待这些从北京专程赶来给他们教艺术课程的老师。

  荒芜的院落,破旧的桌椅,落满灰尘的教室,没有空调,风扇大多“罢工”,闷热的教室里夹杂着刺鼻气味……这样的教学环境,与大提琴此番高雅艺术碰撞,总显得有点怪异,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到这些来自于中央音乐学院、北京师范大学、中央戏剧学院以及北京舞蹈学院的师生们。

  掀开一个草帘,记者走进一间教室,与热气扑面而来的,还有孩子们用各种练习节奏的乐器敲打出来的混音,面对近10个孩子参差不一的演奏,志愿者教师中央音乐学院大一学生张钰金耐心之中夹杂着几分焦急,不时弯下腰,汗流浃背地挨个指导。

  与教节奏课程的张钰金相比,另一间教室的老师吴昊则显得严厉许多,这个东北姑娘2006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中文系,她当时双修了徐悲鸿艺术学院的双学位,目前就职于中国东方交响乐团,是一名大提琴演奏员,自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今年3月份开课以来,她几乎每周末都来这里给孩子们教授大提琴课程。

  “孩子们也不是将来非要靠这个吃饭,但至少能学会一样东西,还是挺好的,尤其对于农村孩子来说。”吴昊的这种想法,基本代表了在这里教课的近20名老师的想法。

  陪读家长:希望孩子别像他爹妈一样,什么都不会

  在吴昊的班里,一个名叫刘子翔的10岁男孩练习地非常认真,但有时也会因为表现不好遭到老师的批评,刘子翔的妈妈刘艾瑛全天都坐在一旁,认真地帮自己的儿子做着课堂笔记。

  “我觉得,有这么好的机会,就得好好珍惜,尤其对我们这些没啥知识的农民来说,就希望自己的孩子将来有点修养。农村人没多少文化,就盼着咱的下一代有所改变。”刘艾瑛告诉记者,因为自己很喜欢大提琴,所以一开班就送孩子来学大提琴,正好孩子也很喜欢。

  刘艾瑛的家境并不是很好,还要伺候家里两位老人,但她每周末还是抽出时间陪孩子来上课。当被问到为什么要做笔记的时候,她憨笑着说,回家好辅导和督促孩子,不过刘艾瑛告诉记者,“现在的学习进度,我已经辅导不了他了,我只能督促。”

  “孩子能遇到这么好的机会,我心里确实挺激动,因为我小时候没有机会接受这么好的教育,所以现在特别希望孩子别像他爹妈一样,什么都不会。”说到这里,刘艾瑛眼泛泪花,背过身抹了一把泪。

  “在我们农村还不凸显,但接触城市的孩子后,就感觉咱们农村的孩子跟傻子一样,什么都不会。”刘艾瑛说,自己这样做,也不是说让孩子将来非得成音乐家,但现在多学点东西,对孩子的成长非常重要,对将来肯定有好处。

  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端村镇有东堤、西堤、大河南三所小学共计600人左右,初报艺术班的孩子将近400人,目前有将近200个孩子坚持学习。

  “有些家长选择放弃,因为他们认识不到这个问题对孩子将来有多重要。这么好的机会他们都不知道把握和珍惜,我都替他们感到着急。”在刘艾瑛看来,学点艺术,至少能陶冶孩子的情操,培养良好的思想品德。

  农村孩子的艺术梦:我想去国家大剧院演出

  2012年6月,在中央芭蕾舞团与北京舞蹈学院的全力支持下,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成立了中国第一家农村儿童芭蕾舞培训中心,全部成员来自端村当地的农民家庭。

  在代课教师午休的餐馆,这个村里最豪华的两层饭店,记者见到了芭蕾舞班的“小明星”李紫依,面对记者,这个小女孩一点都不认生,镇定自若地回答了记者所有的问题。

  李紫依告诉记者,自己6岁就开始学习民族舞,一直学到了8岁,三年的寒暑假都没有中断过,但后来因为上学后要考试、复习、上功课辅导班,所以后来就放弃了,但自己一直很喜欢舞蹈,所以12岁又开始学习拉丁舞,直到村里这个芭蕾舞培训中心开班。

  已经学习了好几个月芭蕾舞的李紫依说,自己最喜欢《天鹅湖》,为了学习芭蕾,自己的脚曾经磨破流血,尽管这样,但从来没有想过放弃,因为她认为,在这个班里,她能得到专业甚至顶尖级的芭蕾老师的辅导,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当问及为什么要学舞蹈的时候,李紫依很认真地告诉记者,“我的目标就是上国家大剧院,进行正式的演出。”她补充说,我想让外国人尤其法国人看看,我们中国农村的孩子,也能上国家大剧院演出。

  “我对孩子学舞蹈信心很大,因为她很认真,脚磨破了都不放弃,我希望孩子通过现在的学习,将来有出息,别让别人看不起。”李紫依的爷爷曾是一名军人,在自家开的这座饭店院落门前,他接受了记者简短的采访,其间旁边的村民不时开玩笑起哄,让他“用普通话多说几句”。

  “让我们高兴的是,几乎每个班,都有相当有天赋的孩子。”基金会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其中李紫依就是“一个很好的苗子”。当然,这种优秀部分来自于天赋,也源于平时的努力,杨博翔就是一个很认真的孩子,他家人说,“孩子在家经常练习节奏,没事就拍大腿,后来才发现,腿面青一块紫一块。”

  因为经营着这座饭店,李紫依的家庭条件在村里算得上优越,但其他大部分孩子则没有她这样幸运。据介绍,虽然基金会给孩子们免费提供了学习所需的所有乐器,但个别家长还是因为买不起几十元的校音器或者号油,或者担心以后还会涉及其他花费,想让孩子放弃学习。基金会这时候就要通过家访了解情况,“我们会跟家长详细解释,提出解决办法,总之不能让孩子因为眼前这一点点困难放弃学习。”她说。

  农村艺术教育的希望与困境:受困于实用思维

  下午15点左右,志愿者教师们结束了一天的培训,汗流浃背地上了回北京的车。送走孩子和家长后,基金会工作人员也拎着几件乐器上了车。据介绍,这是孩子们不小心损坏的乐器,要拿回北京,然后发到天津返厂维修。

  “我们这种艺术扶贫的工作困难很多,投入非常大,见效周期很长。”在回京的车上,基金会工作人员向记者算了一笔帐,来回包车、象征性的支付老师酬劳、午餐等加起来,一个周末花费就一万多元。

  据介绍,资金缺口成为基金会所面临的困难之一。另外,受困于实用思维,各界包括家长在内,对于农村艺术教育的意识和程度均不够。

  “虽然困难重重,但这是一个有意义的工程,我们必须坚持下去。”基金会创始人李风表示,我们发起“基础工程”,就是因为深刻认识到,无论是对于个人的成长,还是对于具有创造力的社会的构建,艺术都是极其重要的基础。

  “今天我比以往多了份信心,我认为艺术能带给处于贫困中的儿童巨大的勇气和自信,这是一种精神的财富。虽然他们物质贫穷,但是精神富有,孩子们对美的认知,所有这一切都不是普通教育能解决的。”他说,从理论到实践上,我坚信对儿童和青少年从身处贫穷向未来目标的奋斗过程中,艺术教育能给予他们巨大的、长远的、深厚的、基础性的精神财富。

  谈及为什么要给孩子教授经典艺术,李风表示,希望孩子们学的是世界语言。“我们必须用世界的语言,才能和世界的文化在一个平台上去交流,所以这是人类在艺术上一个最大的好处。”

  该基金会参与捐建的端村小学已经落成,今年9月1号将投用。对此,李风说,“我们在端村的目标是一起努力,将学校建立为一个乡村的文明中心,1000余个孩子入学,如果我们能影响1000多个家庭,影响的是礼仪,影响的是对生活、对艺术和对世界的理解,我们可以通过孩子把这些理念带回家。我们计划在全国推广‘端村模式’,通过乡村学校文明中心,来影响农村文明建设。”(完)

  标签:李紫依刘艾瑛北京大提琴李风

编辑:刘敏慧 来源:中国新闻网

返回首页>>

分享到:中青微博

相关阅读
  • Youth.cn.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证0507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