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励志人生

乡村80后女孩成长轨迹:进城打拼 回乡成家

http://www.youth.cn  2013-08-08 09:42:23  中国青年网

  原标题:乡村80后女孩成长轨迹:进城打拼 回乡成家(图)

人物简介:苏秦,1983年出生,大学毕业后选择去深圳打拼   

  选择理由:她可能是中国80后中最普通的一个人物,她走的路,也正是大多数大学毕业生会选择的。没有背景可以依靠,每一步都需要奋斗,坚持自己选择的,吃苦耐劳,普遍晚婚。也许某一天会羡慕老家抱着孩子,过着安逸日子的同龄人,但是转转身,依旧在陌生的城市打拼,只为了当初的理想,或者是习惯了自由的空气。为自己的选择负责,感受其中的痛并快乐着,就是成长吧。

  看电视剧《蜗居》时,苏秦对海萍的一句台词印象深刻:“如果我可以选择的话,我选择在我22岁那年,把我的人生重播一遍。我应该要跟我的爱人一起,回到老家……”其时,苏秦正窝在深圳的出租屋里,这个城市的房价依旧可望而不可即。她也无数次想过,如果能重新选择,还会走今天这条路吗?

  等到后来,她就知道,生活不过是坚持,顺着内心最想要的方向走下去。即便没有结果,经历这个过程,就够了。

  一场在老家的婚礼

  那一天是苏秦办婚礼的日子。

  2013年4月底,明亮的阳光有点刺眼,风还是冷的。这一年的春天格外长,快到立夏时节,都还裹着毛衣。婚礼在婆婆家办,在河南北部一个小城,穿上婚纱加上传统的拜天地仪式。婆婆家里依照时新式样,从村口就扎了彩虹门,写着“百年好合,永结同心”。一放鞭炮,村里男女老少都伸了头出来看。拜父母时,婆婆端坐上面。这是个矮小瘦弱,走路飞快,看上去精明的女人。司仪说:“你拍下大腿,说‘咦!这媳妇真是好啊!’”婆婆灰眼珠斜了斜:“说好就行了,还拍啥大腿!”

  娘家没来人,这让仪式简化了很多。苏秦父母嫁女儿,也不觉得是大事,让她自己坐个车就过去了,一如他们这么多年,也不觉得女儿上学、工作都是大事一样。

  苏秦出生在豫东一个小村庄,一眼看过去,泥土路坑坑洼洼,一年四季风都没停过,吹得人皮肤皴裂。村里人农闲时就打牌,几个馒头配盘花生米就是上好饭菜。家里的电视2005年才买回来,18英寸的,反复播着张国荣版《倩女幽魂》,几个孩子还是围着不愿离开。

  苏秦生于1983年,两个妹妹之后,还有个弟弟,计划生育在上世纪80年代已经实行,但在河南农村大部分地方,生个儿子仍是一件重要的事。等待弟弟降生的那几年,她和妹妹们很少有人管,头发乱糟糟的,常年梳不开。

  为自己打拼的日子

  和同龄女孩不同的是,苏秦学习好,凭着一部收音机听完四大名著,读了县里最好的高中。这所高中久负盛名,没有节假日,从早上5点学习到晚上10点多,所有人都埋在书本里看不见。她发誓去北京读名牌大学,第一年高考距离北京外国语大学差了几分,果断复读,第二年反而更差,她认命,读了省里一所一本。她加入各种社团,读《荷马史诗》、背唐诗宋词、挣奖学金、吃食堂、泡图书馆、疯狂学英语、考导游证。

  毕业季,她独自一人去了深圳。常年的独立锻炼了她不服输的性格。外面的天空很大,她急切想逃离自己的家乡。

  深圳的一切不一样,同样是城市,也和河南的小城大不一样。那是2006年,她一度惊叹3元只能买一个西红柿,坐趟地铁就要8元,10天的花费就顶她大学一个月。她租房独居,工作做得风生水起。

  她舍不得花钱,忍受着人情淡漠。她热烈爱上一个男孩,直到这个男孩因为沉迷网络还对她动手为止。6年过去,她依旧觉得离这个城市很远,房价高得她都懒得操心,对面就是香港,她从未去过。

  2012年12月,她生病,十几天一个人打吊瓶,极少哭泣的她眼泪刷刷下落。她记起自己快30岁了,30岁的女人需要出嫁。在深圳,哪怕你一辈子不结婚,没有人说什么,只是在那个时刻,她强烈地想要一份安稳。

  她顺道去了一趟泉州,大学时候玩得很好的同宿舍一个女孩家里。女孩父母都是政府公职人员,她毕业后顺理成章进了一所大学做老师,早早嫁人。同学出门时,不小心一弯腰,一瓶香水从包里掉了出来,碎了一地浓香,妈妈在后面笑:“怎么那么不小心,下次去香港再给你带。”

  2012年12月21日,传说那是个“世界末日”,尽管她根本不信,但在那天,她接受了一个追她的男孩,4个月后,结婚。

  回去还是留下?

  也就是突然间,有了归心,找一份不算差的工作,也可以过得和现在差不多。门前是绿油油的麦田,坐在楼顶上可以晒一天太阳。突然想好好和家人在一起,这一辈子,独自漂泊,结果到底有什么?

  婚礼前一晚,她在豫北小城的夜市上吃饭,喝了几口啤酒。夜市上人声嘈杂,吆五喝六。她说,毕业6年,她越来越发现,原来心比天高,结果同样是嫁人生孩子。她甚至想,如果早早嫁人生子,是不是早有了自己盼望的安稳?可是不走这一遭,谁又甘心就这么嫁人生子了?

  她头发剪短,因为怀孕的缘故,略胖一些,皮肤滋润,脖子上挂个金项链,看不出在家乡的旧模样。

  第二天结婚,她临时到一个小店里化了妆,只用了十几分钟,粉浮在脸上,唇色有点艳了。这已是当地流行的妆容。然后,她被送到相熟的一家照相馆里等着新郎来接。老板娘让她上楼等,搬来一个小凳子。有人来照相,她让一让,这个气味让她有点晕眩,她发现自己开始怀念深圳。

  楼下鞭炮声起。

  出门,她记起有个东西忘了带,让老公回去取,那个憨厚的男子立刻转身,看都不看就推开了旁边一个玻璃门,她在后面笑着喊:“走错了!”

  他一直都是带着几分傻里傻气。这个男人,要陪她一辈子。

  她突然有种厚实的安稳。

  深圳的7月开始闷热,让她有股长日将尽的倦怠。她骨子里是喜欢自由的,这也是当初这里吸引她的原因。那种气息你一旦接触,就再也离不开。她摸着身体里的下一个生命,强迫自己再吃一个苹果。河南商报

编辑:刘敏慧 来源:大河网

返回首页>>

分享到:中青微博

相关阅读
  • Youth.cn.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证0507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