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励志人生

大船上的“绅士”

http://www.youth.cn  2013-07-30 08:25:10  中国青年网

  2010年11月14日,宣晓东代表中国参加在澳大利亚布里斯班举办的第二十届世界引航大会并发言。

  7月26日,宁波的天气接近40摄氏度,炎热让人变得莫名烦躁,采访时,记者不断用纸巾擦着汗,宣晓东对于这样的天气却习以为常,“在船上驾引,阳光直射,驾驶舱又在船的顶部,遇到老旧船舶,引航时常常像洗桑拿。”宣晓东说。记者看到,由于常年阳光暴晒,他胳膊的肤色明显比别的地方黑。

  1990年,上大学的宣晓东上船实习,看见引航员镇定自若地指挥大船靠泊港口,被他们高超的船舶驾驶技术所折服;1992年,他过五关斩六将从大连海事大学的应届毕业生中脱颖而出,成为宁波引航站的引航员;2006年,他获得宁波港集团“二次创业”青年岗位能手称号,成为众多年轻引航员的偶像;2013年,宣晓东以高票获得“全国十佳引航员”称号,领奖时他说,“自己是幸运的,学以致用,在工作中找到乐趣。”

  “引航是一门综合艺术,引航员要掌握气象、雷达、地理、外语等多门手艺,才能完成这件艺术品。”宣晓东说。

  从干净利落到稳扎稳打

  引航与竞技体育活动一样,讲究战术、技巧,要把握节奏,追求美感,追求安全。宣晓东把这个理念融入了他的引航工作中。

  每回引航,看到犹如大山或小岛一样的巨轮,在自己发出的指令下,安静顺从、干脆利索地靠上码头,他心中无限的满足。

  “年轻时,引航追求快,干净利落。现在,引航更多的是追求稳扎稳打,让船方满意。”已近不惑之年的宣晓东描述他的职业境界。

  2006年2月17日傍晚17时,“塔斯”轮靠泊大榭原油码头。这是一艘超大型油轮,长326米、宽58米、吃水接近20米,体型“肥硕”,转向、停航都非常困难,且惯性巨大,遇到急流或流向不好的时候,爱扭扭捏捏,左摇右晃,靠泊难度很大。

  这一天正逢农历天文大潮。由于码头上船舶的开航计划一推再推,等“塔斯”要靠泊时,航道中的流速已达到4.8节,夜色慢慢浓了,情况对这个“超级大胖子”越来越不利——如果当天不能靠泊,“塔斯”轮的损失将达13万美元以上。面对越来越急的潮水,越来越重的夜色,“塔斯”轮船长J.konvake焦躁得像头愤怒的狮子。

  经过再三考虑和计算,宣晓东根据码头周围的海底地形特点和当时的潮流情况,大胆缩小靠泊进距和横距,采用两条拖轮在大船里档顶,三条在外档顶的非常规做法,在等候一个多小时后,将大家伙“塔斯”轮顺利靠上了大榭原油码头。

  “她贴拢码头时,轻柔得就像一朵玫瑰花悄悄绽放一样。”焦躁不安的J.konvake 放下欧洲船长的“傲慢与矜持”,用诗歌一般的语言表达对宣晓东引航技术的赞叹。

  宣晓东的引航技术日趋成熟。“快、准、稳。”站长陈杰拈出三字诀总结了目前宣晓东的引航水平,“达到了一个高度。”在陈杰眼里,宣晓东是宁波引航站的一块宝。

  还要有执着认真的态度

  在宣晓东看来,“一艘外轮就是一块流动的国土”,引航员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既关系到船舶和港口的安全,又代表着中国人的形象。

  “优秀的引航员,不仅要有高超的船舶驾引技术,还要有执着认真的态度。”杨光是宣晓东的徒弟,这是师父常常教导他的话。“以前,不是很懂得作为引航员的态度,挨了师父的几次批评后,我渐渐体会到‘态度’的重要性。”杨光说。

  2006年9月11日,刚入职1年的杨光跟随宣晓东引领利比里亚籍集装箱船“北欧亚朗威”(LONGAVI)。天气条件很好,水域也宽阔,在虾峙门航道桃花码头对开的位置,船方把午饭送到了驾驶台。已经工作两个多小时的杨光这时有些饿了,他观察一下前方情况都很正常,便打开饭盒大口吃了起来。此时,站在旁边的宣晓东拿起对讲机,走到雷达附近,开始引领船舶,他低声地批评杨光,“你怎么这么贪吃啊,把自己的阵地都丢了,任何时候引航员都要集中精力,危险总是在不经意间发生。”

  对工作保持高度热情,工作时精力高度集中,这是杨光从师父身上学的。

  宣晓东主持编写的《宁波港引航文明服务规范》,严格要求每一个引航员必须着装规范。一个同事的帽徽不光亮,他不客气地要求其取下来擦干净再戴上。

  宣晓东在意自己上船后的每一个细节,交流的眼神和善,握手热烈,开关门轻柔,与遇到的每个水手、驾驶员热情打招呼……在矿船上,踩了矿灰,进驾驶台,在门垫上擦擦脚。他说,这样就可以营造出一个协调友好的气场。“在船上,他是绅士。”杨光对师父由衷地佩服。

  引航技术需要天衣无缝

  2008年5月16日,宣晓东和杨光引领越南籍油轮“胜利女神”(VINASHIN VICTORY)靠泊埃索中化码头。这条化学品船,长182.5米,吃水11.24米。此时的杨光已经熟悉了基本的引航技术,拥有了一些经验。他观察雷达,与拖轮联系,并下口令,杨光给的靠泊方案如往常引领集装箱船的一样,船速也比较快。“你太大意了,已经很危险了,还浑然不觉。”宣晓东示意杨光停止,有些严厉地说,“这种油轮码头是不连续的,你这样靠泊很容易撞上,船速又快,你发现危险想纠错都来不及。”

  “引航工作就像绣花,一针连一线,每个技术都要衔接得天衣无缝。一次瞭望不清,一次判断失误,一次舵令不准,随时可能导致事故发生。”宣晓东说。

  用“穿针引线”比喻引航很形象也很贴切。引航需要细心,既要不漏过每个航行数据指标的变化,又要对可能发生的危险准确预估,并迅速作出最准确的航行判断。

  宣晓东将这日积月累的经验,逐步整理,并形成论文。

  2010年11月14日,宣晓东代表中国参加在澳大利亚布里斯班举办的第二十届世界引航大会,并作了20分钟的交流发言。那次大会,宣晓东将20年来与外国船长打交道的感悟融入论文《 引航员与船长的职责冲突和权限划分》,这是国内引航员第一次有论文入选并被邀请在大会上发言。

  有了那次经历,更加坚定了宣晓东提高理论素养的信心,而今,他新的职业愿景就是,“把20余年的引航经历、经验记录下来,让更多的年轻引航员分享,快速成长。”

编辑:刘敏慧 来源:《工人日报》

返回首页>>

分享到:中青微博

相关阅读
  • Youth.cn.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证050705号